『黑暗之渊chapter563』杨奎、邓妮出事!
作者:香醇浓咖啡 更新:2019-09-24

“好,你没听清楚,那我就说给你听!你给我听好了,在一个星期前你哀悼仪式上那天,伊冷曦因为伤心过度,骑着摩托车与一辆货车相撞,发生了车祸,已经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你听清楚了吧?你满意了吧?”

夭瑶现在真的感觉他们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一群人,要知道傀笑笑是谁啊?她可是冥界堂堂的冥后、彼岸花神的后代,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的死掉?

没有冥魄的命令她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死掉?

梦冕,伊冷曦,你知不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衣服,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的,那刺鼻的消毒水味麻痹着人的神经,无形中就如同一缕缕飘散在空气中的毒药一般让人感到强烈的不安。

静静躺在床上的伊冷曦头上包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纱布,往日里面散发着冷冽霸气的那张脸如今依旧的阴沉,阴沉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就如同童话王国里面睡着的王子一般。

无法控制情绪的夭瑶不觉中两行清泪又缓缓的流淌了出来,虽然她千百个不愿意伊冷曦和杨真单独在一起,但是医生说,原本在那场车祸中伊冷曦本该当场死亡,但是他的心里面却似乎有着一个强大的信念让他支撑到了现在。

夭瑶知道,支撑伊冷曦活下来的那个信念就是杨真、就是傀笑笑!

所以,夭瑶掩面走出了病房,将剩下的单独空间留给了杨真和伊冷曦,如今杨真是唯一能够唤醒伊冷曦最后的一个方法,否则……

“喂……喂……你醒醒啊?”惨白的着一张脸,双眸中满是恐惧的杨真用手轻轻的触碰着伊冷曦的手。

如果不是伊冷曦手臂上传来的那丝丝温暖,恍惚间她真的会以为躺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醒来后的杨真过于现世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唯一记得的只有在岩洞中那个鹤骨仙风的老人、那一具妖娆惊艳的近乎不是人类的尸体,还有那一副副满是血腥让人不寒而栗的画面。

她不得不承认,这一个星期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重复那一副副画面,无数的鬼魅缠绕着她、啃噬着她,直到她最后惊醒。

杨真的唯一意识就是停留在,王虎要强暴她,她从楼上跳了下去,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她根本没有丝毫印象。

当杨允哲告诉她,她发生车祸死亡,在医院冰冻室里面躺了三天后,竟然离奇的在哀悼仪式上复活了,想一想这是如何不让人感到震惊。

当杨真知道这一切后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他从灵堂里走出来的时候,邓妮和杨奎看到他的表情都如同见鬼了一般。

虽然杨真如今依旧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已经可以很肯定的知道这一切绝对化和那个鹤骨仙风的老人脱离不了关系,她不再认为那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梦。

同时恍惚中一个身份缓缓的向她靠近着,那就是180年前的傀笑笑、还有千年之前的彼岸花神!

即使杨真很不愿意接受这一切,但……这确实不争的事实!

“伊冷曦,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你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心理面就有一股很奇特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千年之前就相识一般,为什么……你到底是谁?你起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啊?我……我该怎么办……我怎样才能帮助呢?……你起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此刻脑袋中一片混乱的杨真紧紧的抓着伊冷曦的手,恍惚中那晶莹的泪水款款落下,滴落在伊冷曦的手中,滴落在了杨真脖子上所带的那个七彩戒指上。

砰~!

悠得……一声……

七彩光圈笼罩了整个房间,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彩色的光芒在房间上空快速的旋转着、跳跃着,紧接着七道光芒融合成了一道散发着幽绿色光泽的光束,直接性灌进了伊冷曦的脑门里。

然而此时哭的隐约中已经控制不住情绪趴在床上抱着伊冷曦手的杨真,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奇异的现象。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那么的一瞬间,光芒散去一切恢复到了平静,一切又变得如此安详。

恍惚中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拉回了杨真那沉沦的思绪。

杨真从书包里面掏出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跳跃的名字后,赶忙用手抹去脸颊上的泪水,稳住自己那不停浮动的情绪后,才按下了接听键,电话刚一接通,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见了里面传来的那阴沉的声音。

“小真现在往学校门口走,立刻、马上!”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拿着电话的杨允哲,那一张阴沉漆黑的脸颊让人感到恐惧。

“哥哥……我……”

听到杨允哲这样说,此刻还完全搞不清楚的杨真正想说什么,但是还没有开口便直接性的被杨允哲给打断了,杨允哲接下来说的话,简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直接性从杨真的脑门劈下。

“爹地、妈咪出事了!”

轰~!

听着杨允哲那阴沉冰冷的声音,顿时杨真的脑子直接性炸开了。

她根本来不及听电话里面的杨允哲说什么,起身便发疯一般冲出了玄关、冲出了医院。

依靠墙站在病房门口的夭瑶,看着突然间从病房里面一脸惊恐表情才冲出来的杨真,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杨真……杨真……你去哪?”夭瑶朝杨真的背影呼唤着的同时,来不及乘坐电梯的杨真已经直接性的冲下了楼。

带着莫名其妙、带着疑惑,夭瑶转身走进病房,但……在看到床上伊冷曦的那一瞬间脸上顿时浮现出来了如同雨后春笋般的笑容。

因为与先前伊冷曦那阴沉漆黑死气腾腾没有丝毫生机的脸颊相比,此刻明显伊冷曦的脸颊红润了不少,最起码给人的感觉不再像是一个活死人,而是一个有生机有朝气的人。

然而……当夭瑶看到伊冷曦放在床边的手指轻轻颤抖着的那一瞬间,浑身接近沸腾状态的她再也淡定不下来,转身冲出病房大声的呼喊道“医生、医生、医生!”

“小真上车~!”

刚好从出医院的杨真,一辆跑车便停在了她的身边,杨云透过那摇下的车窗冲她喊道。

杨真拉开车门直接钻进了车中。

“哥哥,怎么回事?爹地妈咪出什么事了?”一脸恐慌的杨真压抑着自己胸膛里面那颗疯狂乱躁的心问道。

杨真刚上车,杨允哲便一踩油门,以最大码的速度冲了出去。

然而杨允哲却始终都是阴沉着一张脸并没有说话。

杨真看着杨允哲那阴沉凝重的脸颊,并没有追问下去,虽然此刻他心火难耐,但是只得狠狠的咬下自己的下嘴唇闭上了嘴巴。

车子以惊人的高速行驶在宽大的油柏路上,杨允哲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后,车子才缓缓的朝郊区驶去。

“去医院干什么?”

阴沉的声音拉回了杨真那焦躁沉沦的思绪,她根本不知道杨允哲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但是她又不能问,只得一直低垂着脑袋,沉沦着在自己那杂乱不安的思绪中。

“啊?我……”

“我不是说了不让你乱跑的吗?你去医院干什么?难道还想那场杯具再来一次!”杨允哲根本没有给杨真任何说话的机会,便直接性的大声咆哮道。

他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上次发生的那件事情,已经让他接近了崩溃状态,他已经受不了第二次了!

杨真狠狠咬下自己下嘴唇的同时,双手紧紧的抓住身前的安全带。

看到杨真沉默没有说话,杨允哲便大声的怒吼道“说话!”

“我……我去看伊冷曦,他……出车祸了!”杨真就如同是一个做错事受委屈的孩子一般,呢喃颤抖的声音说道。

她知道是她的不对,她不该单独一个人跑到医院去的,就算去也应该给她哥哥打个电话的。

她知道,杨允哲在担心她,害怕她在出事!

“什么?”杨允哲刚刚那双满是狰狞的双眸突然间黯淡下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杨真。

“就是在我哀悼仪式上那天,他发生了车祸,与一辆大卡车相撞,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所以……我……”

杨允哲没再说话,而是收回视线将眼神投到了正前方。

难怪这几天他给伊冷曦打电话,他的手机始终都是处于关机状态……没有想到他竟然出车祸了?

怎么会……

但是,就算伊冷曦发生车祸,他都不知道,那么通知小真的那个人是谁呢?

杨允哲很想继续问下去,可是……现在根本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车子一路狂奔最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杨真推开车门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前的便是那沉重的大铁门,大铁门的旁边还有两个手里握着冲锋枪,穿着警装十分工整站在那里的人民警察。

然而……

临海市第二看守所!

当杨真看到挂在铁门上的这几个大字后,彻底的懵了!

ps:补昨天的内容,依旧3000字,近期内速完,亲们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