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堵 更新:2019-09-24

《附庸风雅录》从2010年11月开始挖坑,到2013年3月完结,用了差不多两年半时间。uc小说网:ucxsw.com/开始一整年,就在听雪夕照轩论坛有一搭没一搭地更着,当时完全不知道能不能写完,以及会写成什么样子,不过是心里有种表达的冲动,有个编织的念头,手痒不能停。

然后居然码完了。当设计mm发来排版样稿,三卷页数一模一样,简直巧合得吓人,真是得意非常。又做完了一件事,充实与空虚并至。原本在写的过程中,有过许多杂七杂八的念头,预备完结时都写在后记里。结果面对近乎完美的页码,作为一名强迫症患者,忽然觉得后记很多余。

更何况,过了这么久,不管当初想说什么,如今大多不记得了。

最初决定写这样一个故事,是希望拯救自己于日益沉沦的现实生活中。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轻易不可将文字所呈现出的形象去对应作者本人形象。这就跟找对象一样,互补效应很常见。比方说我,会努力写我喜爱的人,渴望的事,尤其是自己无法成为的人,无能做到的事。所以故事里的形象仅是我自己所向往。

正因为如此,中间几度写得超级郁闷,还是竭尽全力向光明了写。

结果反而更加郁闷。因为它更清晰地提醒自己和看文的亲:这不过是个编造的故事。而我们,依旧在泥泞的现实里沉沦。

我不敢回忆,十八岁考上大学,第一次坐在高等学府课堂里,如何暗暗打定主意,要一口气念书念到念无可念。仅仅不过两年后,就彻底放弃了当初的理想。

许多年过去,希望、正义、善良、真诚、勇气、坚持……曾经引以为傲视若珍宝的东西,无不一点点主动或被动地舍弃。每一次,都无语望天,无颜自省。活得越来越卑微,越来越胆怯,越来越懦弱,越来越变成自己也不喜欢的样子。

码字,可以暂时忘记这些。码字也可以提醒自己一些事,不至于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有了这样的理由,我很珍视自己码的文字。哪里好,哪里不好,作为写的人,心里其实再清楚不过。当然,我不会说,也没有所谓精益求精自强不息的想法。码字是爱好,爱好应该顺应心意,我一贯这样想,也努力这样做。拜托大家体谅。

最近挖了一个新坑。新坑是本文的反弹效应导致的结果,所以看起来比较欢脱。我不确定故事之后的走向会如何。所谓轻松码字,到我这就是想一出是一出,故而颇神展开鬼画符。有兴趣的亲欢迎去看看。

本文实体书现货发售中,链接在目录页上面。

这次属于作者部分的收益将仍旧用于支持王克勤“大爱清尘”慈善项目。有一天跟好朋友提起此事,她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好的慈善活动知道的人不多,影响也不大。我想了一下说,大概是因为它面对的是最纯粹的黑暗和苦难吧。人之本性趋吉避凶,太过纯粹的黑暗和苦难,会令人望而却步。比方我,也就偶尔捐点业余灰色收入,真去当一线志愿者,是做不到的。

不敢奢望升华,但求免于无止境的沉沦。

与君共勉。

阿堵

癸巳年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