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多一份力量
作者:暴怒的羊驼 更新:2019-09-24

(108小説www。book108.com更噺)某师徒的和平使命25:更新时间:2014-07-27 。斗篷一样的夜幕中,一艘疲累的海船拖着吱嘎吱嘎的木质身躯驶入海港之中,这里是诺姆南方的港口城市,自snc北上航线的终点—哈伯德。若是在平时,这个时间即使是这繁忙的码头上恐怕也早已是一片漆黑,但今天,码头上却点缀着或明亮或昏暗的密密麻麻的火光。 108尒说8。com更噺码头上早就有许多人在翘首以待,尤其是艾因斯所在的沉船上面的水手或者是家住在哈伯德的商旅们她们的亲人此刻都正等待在码头边“说好的下午回家,怎么都第二天半夜了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事了吧?” 7525305

因为消息传递的缓慢,海难之后两天过去了,哈伯德港口的人们还不知道船沉没的消息,而snc到哈伯德的航路本身就是一条很安全的航路,很少出现特别大的风浪,虽然站立在这里等待着亲人归来的人们多少会猜测到海船可能遇到了什么意外,但是还真的没有人会想到(或者说是避免想到)那艘船就会这样沉没下去。另外,虽然有人说今天在海岸边已经浮现了好几具尸体,却因为以上的原因,这些等待着亲人的望夫石、望子石、望父石们也都没多想他们只把这些尸体当成从麦尔敏河(这条河正好从哈伯德城入海)上游的王都漂流下来现是顺着河流进入大海又被洋流卷回岸边的死尸,毕竟因为王冠迭代的关系王都最近不太平,据说还爆发了几场规模不大不小的战争。

看着海船入港,艾因斯所乘坐的那艘沉船上的旅人和水手们的亲人最积极地扑了上去,迎接他们的却是失望因为来的是另一艘船,这一艘船本应该在今晚到港,如今看来也是延误了一段时间,码头上也有不少人正是等待着这艘船上的亲人们。

接下来就是船长出面说了一下他们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认定了之前的船基本上就是已经因为不明的原因沉没了,而他们延误了航程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偏离了既定的航线去搜救落水者了。再接下来就是码头上面的人们一阵哭天抢地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很幸运,因为他们等待的人正好被这艘归港的海船给救了下来,这时候正和亲人正抱在一起享受劫后余生(虽然两边都被吓傻了)的喜悦。至于剩下的大部分人中,有些乐观的,赶忙在码头区四处呼号,想要找船出港救人,有些悲观的,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城区走去,他们想去问问城中那些专门给身份不明者下葬的入殓师,然后怀着复杂的心情在今天被冲到海岸边的尸体中寻找亲人的脸。至于还有的脑子坏掉了开始埋怨船长不去救人,或者说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些咱们暂且不表。

既然爆发了这么一片悲伤的气氛,随船上了岸并且对艾因斯的生还确信不疑的诺尔也就是赶忙带着菲儿和莎拉离开这鬼哭狼嚎泪比海水多的码头。就好像是被胁迫着一样,菲利普和纳西里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

而在另一边,古堡中勇敢的赫拉特公爵提出了新的勇敢的计策,亦或者说是鲁莽的计策?

“这明明是胡来吧!”艾因斯叫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夏妮阁下不是公主吗?男性后嗣死光的情况下,剩余王族中还活着的辈分最长的公主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不是像大陆上普通的允许女性继承王位的国家一样由与上一位国王关系最近的女性亲属即位”某历史系的学长发话了“虽然这种情况下那些公主都是一些干巴巴的老太婆就是了。”他接着嘟囔道。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一位诺姆国王在死亡的时候没有留下子嗣,且家族中其他分支的男性后嗣也断绝,那么他的王位就要传给他家族中辈分最高的女性,这个女性可能是他的姑姑,也可能是他的姑奶奶,甚至是更高的辈分,总之不像是其他国家一样由与国王血缘关系最近的比如说是国王的姐姐或者妹妹来继承。

“这是哪里的规矩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啊!”艾因斯瞪眼。

“这是诺姆特有的继承法,诺姆特色”学长摊手。

“不要蒙混过关啊!”(指)

“这不是蒙混过关,这是事实”(继续摊手)“还有啊!你不要阻拦我奉侍一位萝莉女王的野心啊不对,是衷心”

“你信不信我揍你?”(伸手去找板凳腿)

“别。。。”(举手作防御状)

“女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赫拉特公爵已经拉着尼安伯爵和随从布罗尼趴在地上对夏妮三呼万岁了。

“等等啊!这充满东方感的三跪九叩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单膝跪地呢!”艾因斯试图把三人拉起来。

“平身”夏妮却安之若素,一脸高冷的说道。

“你在这里cos什么老佛爷啊喂!你有没有搞错啊?”

“没有搞错啊,宅久了,搞个国王玩玩也好”夏妮歪着头说。

本来以赫拉特公爵为首的这四条败犬已经在王都中王权交替的政治斗争里失利,甚至连他们自己拥护的、仰仗的大王子都给弄丢了没了大王子赫拉特公爵这帮人回到领地上也就没有起兵上洛的理由,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只能躲在城堡里面干着急,而等到二王子王位坐稳了之后自然是随便他怎么把这几条站错了队的傻狗捏扁捶圆。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赫拉特公爵只能出此呃奇策?

“蛇精病啊!突然抬着一个小萝莉出来说她是三百年前超~老辈分公主,从而有资格继承男性后嗣断绝的坎塔得王朝王位?!谁信啊?谁信谁傻啊!”艾因斯捂着脸,在他眼中这个跪倒在金发小萝莉面前的赫拉特公爵似乎已经为了一个‘拥立有功’而陷入疯狂了。。。

“可是,陛下是魔导师啊”已经称呼夏妮为陛下的赫拉特公爵缓慢地说。

“哈?”艾因斯闻言,脑子转了两转‘似乎能说的通,这太能说的通了!只要夏妮把她魔导师的实力在王都的广场上亮个相,再与王室私藏的画像中比对一下样貌,总会有大把人相信的!或者说,是有大把的人愿意相信!那么按照高布拉斯的话来说,夏妮就是诺姆特色继承法下诺姆王位的第一继承人不对,应该说她早在上百年前坎塔得王朝绝嗣的时候就该回来继承王位了,现在的王族反而只是窃取了她王位的伪王而已!三百年前不知所踪的传奇魔导师公主如今归来索要王位嗬!这还真是一奇策啊!’

‘法理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看谁拳头大了,本来所谓的法理也都是给人一个挥拳的借口罢了,而夏妮又是战略级兵器的魔导师,王都的法师团和常备步行骑兵团可能在夏妮的魔力前连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再加上赫拉特公爵及其盟友领地上的军队打打下手,唯一的不确定因素也就是王都里面是否还有魔导师级别的法师或者强大的剑士了,不过到时候他们站在哪边都还说不定呢!’

‘这样看来,赫拉特公爵赢面很大,至少五五开,这对于几乎陷入绝望的公爵来说简直就是绝处逢生!’

所以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机会也会留给能抓住它的人,您看,赫拉特公爵就是因为没有放弃,在最后关头还获得了天降下来的萝莉公主,给了他对王都那些奸佞(对于赫拉特公爵来说,他的政敌自然就是‘奸佞’)开战的绝好借口,而这公主又是一个实力绝赞的魔导师,作为一个战术兵器能在百万军中横着走,作为一个战略兵器能站在天上引洪水淹陈塘关,啊不对,我是说水淹王都。

这简直就是励志刻苦的典范啊!

诶,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艾因斯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确实有哪里不对。。。’

“放心吧,我忠诚而勇敢的赫拉特,我的威能定然能将王都的伪王和那些拥护他的乱党轰杀至渣的!还有那些个贤人议会,分分钟解决~”夏妮不屑的摆了摆手,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

‘实力?’艾因斯想了想,是啊,‘实力’。。。

。。。。。

。。。。。

‘你丫现在哪来的实力啊!’终于明白哪里不对的艾因斯却没有将这句话大声喊出来,他只是飞身一跃到夏妮面前,伸出两只手狠狠地拉扯着小萝莉精致的脸蛋,状若癫狂。

本身这种好像是主线任务中突然冒出来一个支线任务的感觉就很不爽了,结果这个支线任务还麻烦透顶!(你游戏玩多了啊混蛋!作者)

艾因斯此刻真是想把夏妮顺窗户扔出去的心都有了,啊不对,扔也是要扔赫拉特公爵!

‘对呀!’艾因斯一拍脑门,说做就做,他松开揉搓夏妮脸蛋的手,走到刚刚起身还在扑拉自己身上尘土的赫拉特公爵面前,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在一大堆增益魔法的加持下就要把赫拉特公爵真的顺着窗户扔出去了!

“住手!”

艾因斯听到身后传来夏妮的声音。

“情况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一同解决啊!”夏妮打了个哑谜。

不过知道内情的艾因斯自然是解读出来了她的意思‘我的实力不够,不是还有你么?到时候我在前面装样子,让人家知道我是掌控魔力极其高超的魔导师就行了,出手打人什么就交给你了’

艾因斯恨恨地推搡着赫拉特公爵,赫拉特公爵也不明就里,只做出了有限度地抵抗,而尼安伯爵和布罗尼则是因为夏妮的关系没有动手拉开两人,“话说我为什么要帮你解决啊!”艾因斯说道。

这句话夏妮自然也明白,总结起来还是不要徒生是非。

“不能,陪我玩么?”艾因斯身后传来了夏妮弱弱的声音。

虽然背对着夏妮,但这时艾因斯也多少能猜到她这时候大概可能正在不好意思的绞着手指头,低眉顺目,脸颊泛红。

正因为看不见,只能靠想象,所以萌度提高了一个档次!

“话说你一个病娇不要随随便便恶意卖萌啊混蛋!”大声叫嚷之后的艾因斯还是毅然决然的把赫拉特公爵顺着窗户扔出去了。

随后他转过身来,果然如他预想的那样夏妮并没有在卖萌,而是两手背过身去,静静地站着,一束月光拂过她的襟摆照亮了冰凉的地面。

“难道你不想多一份力量吗?”夏妮直视着艾因斯问道。

“想”稍作思考的艾因斯认真地点了点头。想好的章节名被我忘掉了饿。。。。。。。。。发一章证明我还活着(泣)

!amp;lt;/aamp;gt;amp;lt;aamp;gt;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mp;lt;/aamp;gt;

某师徒的和平使命25:

108小说www。book108。com更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