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生死抉择
作者:独行莽荒 更新:2019-09-24

  满座军营,可谓是血流成河,野兽的嘶嚎声,士兵的惨叫声,交杂在了一起,阵阵的传进了方鹏翔耳中。

  方鹏翔再也站不住了,他摸出了一个戒指,输入了真气,顿时一层青色光罩笼罩了他的全身。

  他感受着身边的光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冲进了兽群当中,开始大杀特杀起来。

  ……

  就在士兵、兽群杀的昏天黑地,你死我活的同时,一道黑影跟随着兽群从军营外快速地向着军营冲去。

  这道黑影动作十分的迅速,但在这黑夜的掩映之下,在兽群的衬托之下,却一点也不突兀,激战的士兵都没有留意到这个黑影。

  黑影越来越深入,最终在军中的主帅大帐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月光下,黑影的轮廓渐渐清晰,这黑影正是张雪生。

  只见他身着一身黑衣,也没有激发出防御光罩,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一群奔驰的野马当中,望着前方的大帐。

  一匹一匹的野马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不远处的几位修行者正在释放着各种法术,保卫着营帐。

  法术的光芒灿烂,在这黑夜中发出了各种光彩,照的黑夜五彩斑斓。

  张雪生思考了几息,他暗暗的道了一声:“变!”

  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张雪生化身成为了方鹏翔!

  那个原本被他视为鸡肋的“凝神化形”大法,终于被他御使了出来。

  “还真是太消耗真气了!”

  化身成为方鹏翔的张雪生叹了口气,紧接着他摸出了一块灵石,补充着大量消耗的真气。

  做完这些,张雪生就飞速的向着大帐奔袭。

  很快,他就来到了大帐之前。

  大帐前还有几名修行者,并没有参与战斗,而是神情紧张地守护着大帐。

  他们望着快速赶来的张雪生,都露出了笑容,然后点头示意,有的还向张雪生问着好。

  张雪生统统没有理睬,径直的迈入了营帐。

  营帐中。

  方如意倒是背对着营帐门帘,望着桌上的一些物件儿发呆。

  听到有人进来,方如意转过头看了一眼,见到是方鹏翔,便又扭回了身去。

  “外面的兽群情况如何了?”

  方如意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外头的状况,便开口问道,但他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担心,仿佛外面的军士的状况与他丝毫没有干系。

  张雪生不知道为何方如意如此般镇定,但他没有多想,也没有答话,几步就跑近了方如意身边,然后伸出手,袭向了方如意的天庭。

  方如意出于本能,稍稍的往旁边靠了一下,但由于完全没有准备,还是被张雪生伸来的双手摸在了天庭之上。

  “焚魂吸魂蛊!灭!”

  张雪生一击得手,轻喝道。

  方如意回过头,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已经变回了原本模样的张雪生,他想嚎叫,却开不了口,他想出招,却没有力气。

  方如意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像一只痉挛了的野鸡。

  张雪生看着剧烈颤抖的方如意,露出了一抹笑容。他这月余的所有辛苦,都是为了今日的一刻,他要以最为悲惨、痛苦的方式结束方如意的姓名。

  “王大叔,一路走好!”

  张雪生想到了那个倒在他怀中,不停地大口喷吐着黑血的老人,心中暗暗道,他此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十几息的时间匆匆而过,对于方如意来说,这十几息时间是他这一生中最为痛苦的时刻。

  方如意颤抖的频率渐渐地放缓,他的呼吸也渐渐的变缓,就是那双原本充满了震惊仇恨的双眼,也渐渐的游离,失去了神采。

  一段段片段,一种种记忆不停的涌入张雪生的脑海之中,张雪生也体味着痛苦,他咬着牙,坚持着。

  突然,异变横生!

  方如意佩戴在胸前的一个玉石,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强光,它激射出道道黄色光芒,这些光芒瞬间震开了张雪生的双手,并冲击到了张雪生的身体之中。

  “咚。”

  “咚。”

  两声闷响响起。

  方如意跌落在了地上,张雪生也受黄光冲击,被击飞了出去,跌落在地。

  方如意倒地之后,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张雪生大口的吐着血,刚才的黄光毫不受阻的全都冲入其体内,在他体内肆意的奔腾着。

  张雪生身上的印记也在拼命的吸收着这些黄光,印记好似久旱的稻田,而黄光就好似甘露,稻田在疯狂的吸收着甘露。

  片刻之后,张雪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这种异变超乎了他的意料。

  他摸出了他的那个白色骨锤,一步一步的又走向了倒下了的方如意。

  他要杀了方如意!

  张雪生举起骨锤,猛的回想了方如意!

  “咚!”

  张雪生再次飞出了数米,道道黄光好似一阵阵惊雷,挡住了张雪生的袭击,同时劈向了他。

  稻田继续疯狂的吸收着甘露!

  张雪生吐了口血,他再次站起。

  “哐当。”

  张雪生扔掉了巨锤,抹了抹嘴上的血迹,掏出了那抹“神梦碎骨帕”,他决定再试一试,他不打算放弃。

  “咚。”

  张雪生再次的被击倒,身体内的剧烈震荡给他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他体会着那道道黄光给他造成的冲击。

  张雪生倒在地上,死死地盯着方如意胸前的那抹耀眼的玉石。

  “我不甘心!”

  张雪声轻呼!

  这个玉石虽不知何物,但注定是一个无比强大的护身之宝,化解了张雪生数次致命攻击,还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深深的创伤。

  张雪生站了起来。

  他决定再试最后一次!

  步步逼近,张雪生这次什么也没有用,他就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向着方如意胸前的玉石抓取。

  他知道,要想今天击杀方如意,最重要的是先把这玉石取下,自己才可能有机会。

  无数道黄光开始蔓延,布满了张雪生的双手之上,不停地震荡着冲击着。

  张雪生咬紧了牙,不停的喷吐着大口血,血都沾满了他的前襟,那身黑衣已经变得通红。

  手依然向着玉石靠拢着。

  张雪生胸前的那抹绿色印记飞速的吸收着,淡绿色的颜色也渐渐开始了变化,逐步加深。

  五寸!

  三寸!

  一寸!

  张雪生的大手距离玉石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他的意识已经开始了模糊,张雪生的双手停在玉石前一寸的地方,疯狂的抖动着,黄光已经化成了道道手腕粗的光束,不停地涌进着张雪生的身体之中。

  停止还是继续。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如果停止,张雪生此刻还能抽身离去,全身而退!但错过了此次机会,方如意估计再也没有能够杀死。

  如果继续,张雪生已经达到了生理极限,既有可能因此失败,因此丧掉性命。

  这个选择,其实也是生与死的选择。

  张雪生脑中只思考了一息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他猛一咬牙,再次发力,用尽了全身最后的一丝力气,向前伸出了双手。

  他选择了履行承诺,他选择了为老人和王丹华报仇!

  最终,张雪生的手,抹在了那挂着的玉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