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寻人问路
作者:血夜独狼 更新:2019-09-24

跟华莲的亲事定下,梁建超是乐开了花,特别是华莲内定了,旁边还有个蘑菇妖王洁,陈争估摸着,王洁怕也逃不出梁建超的手心了。

不是说王洁容易泡上,而是这小女孩没跟外界人有什么接触,对感情完全不开窍,有梁建超这只老鸟刻意讨她坏心,涉世未深的王洁,怎么能不对梁建超倾心的?

待到情窦初开,不跟梁建超还能跟谁?

还好,这小妞目前就知道吃,吃完就知道睡,梁建超只能当苦力背着她,倒还无法将魔手伸到她身上。

而这边,陈争一行人已经跟华大山来了离镇。

据华大山所说,陈争所找的圣山应该是武者的什么地方,得问武者才清楚,而离镇便有离家,是附近一带唯一的武者家族,也是统治这一方的霸主。

而所谓武者,就华大山所知,是一群修炼“武功”的异星人,能修出内功与武术,十分厉害。而就陈争的理解,内功就是他在王俊辉主仆身上感觉到的那种奇特的气,至于那种气到底是什么,陈争没感知真切,华大山也说不清楚,也就作罢,待遇到武者再说。

“呐,离家就在那里,陈兄,我就不过去了,怕我这打扮,还让他们瞧不上你们。”

陈争点头:“那么回头见,如果我们没找你,那就是去办事了,你也不用等我们。”

“好咧。”

“未来大舅子啊。”梁建超嘿嘿笑道:“叫华莲妹妹在家等着,我跟师尊办完事,一定回来找你们。”

“走吧。”陈争直朝离府走去,对于离府的实力,陈争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从王俊辉口气看,王家应该是非常有实力的一个家族,王俊辉本人什么实力虽不清楚,但肯定不低,而陈争如今没办法顺畅的运转混沌之气,很多仙家能耐也就用不上了,靠的只能是身体力量,而自己的身体力量,应该跟王俊辉是一个级别的。

想来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而离家只是这偏远地方的一个小小武者世家,想必,陈争还能应付得来。

当然,这是陈争最坏打算下的估算,他也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问路罢了,能不惹事,就尽量不惹事。

“咚咚咚……”

梁建超背着正在睡觉的王洁,却还是很识相的上前去敲打那离家紧闭的大门,片刻后,便有人来开了门,应是个下人,见人就问:“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找谁?”

陈争负手而立,平淡道:“我找离府之主,便说远方的故人来访。”

“请问如何称呼?”

“偷天门门主陈天赐。”

作为下人,是不敢怠慢客人的,那下人便让陈争稍等,自己进了府中去报话了。

陈争则站在原地,想来离家主人不可能不见陈争,所谓远方故人只是一句说辞,对方搞不清状况,自然是要见上一面的。

果然,片刻后,那下人就来邀陈争三人进府,随他一路走去,陈争也注意到离府中不上地方是非常开阔的演武场,还有几个弟子在演武场中比斗,看他们架势,有些像凡人武者之间的战斗,而不像仙人或许人家修士那样,出法宝,施道法。

见此,陈争倒有些可惜赵狂人去了奉天城,否则,让赵狂人跟着来异星,那这里就是赵狂人的天堂了。

随下人进了一个厅中,已经有一人坐在主位上候着,此人模样四十出头,给人的感觉是特别硬朗,像一尊铁像一样。

他看着陈争,脸上显得有些疑惑,却还是微笑起来:“陈门主请坐。”

“多谢。”陈争坐下,道:“离家主想必很不解,陈某并不是家主的故人,只是一个说辞,想与家主见上一面,有事相问。”

“哦?”离家主这才明白,还以为自己什么故人,太久了忘记了呢,虽然陈争耍了点手段,但来者是客,离家主还是十分客气道:“不知道陈门主想问什么?”

陈争便道:“陈某想去圣山,只是不知道圣山在哪里。”

离家主惊讶道:“原来陈门主不是异星人。”

陈争更是惊讶:“哦?这样你就看出来?”

离家主笑道:“看陈门主气度不凡,实力应该不低,若是异星武者,怎可以不知道圣山所在?那便只可能是外来者了。”

陈争笑起来:“这么说,离家主是知道圣山所在了,不知能否告知?”

“那倒没问题,圣山就在此地北方,当看到那一座下黑上白的山峰,便是圣山。”

陈争点头,又问:“离家主可曾听说圣山王家?”

“当然听过,圣山附近三大家族,其一就是王家,是圣山门户之一。”

看来王俊辉还真没夸大其词,这样的偏远地方,也是知道圣山王家的存在。

陈争要知道的已经清楚,便朝离家家主拱手:“多谢家主告知,他日陈某再来拜访,那时定有重礼相送。”

这种客套话也就是说说罢了,但离家家主这么好说话,似乎另有目的,见他笑道:“陈门主且慢,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门主能否答应?”

陈争便道:“家主请说。”

“在下也算是一介武痴,这一带已经难逢敌手,出了这一带,又不是旁人的对手,而作为一家之主,又不可轻易离开,难得陈门主登门,不知可否跟在下搭搭手?”

意思就是切磋了。

陈争还从来没跟人切磋过,在陈争理解中,战斗就是生死相搏,切磋这种事,就是一个无聊的游戏罢了,不过,陈争正也想了解异星武功,看看自己在异星能是什么样的实力,也可防备遇到什么麻烦,能够估量是进还是退,便点头应下:“那就请离家主多多指教。”

“哈哈哈,好说好说,走,我们去演武场。”离家主看来真跟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武痴,陈争才答应下来,离家主脸上的笑容便是发自内心的欢笑。

陈争便随他去了演武场,离家之人听说家主要与人切磋,都围了上来,一个个非常兴奋,看来,他们都是知道自己的家主是武痴,正有好戏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