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
作者:豹神 更新:2019-09-24

当众人都还沉寂在游龙掌的惊世骇俗之中,龙战的心中却是一阵难以抑制的狂喜。 因为,这游龙掌秘诀,此刻就在他的储物手镯当中。

“这是游龙掌?叶家的两大绝技之一?”欢呼声中,龙战趁机搭讪了罗欣一句。

“没错,这就是叶家的游龙掌,不过叶萧却只出了八成力而已。”

叶家所修的武道,乃是由浑厚的真元,驱动真气以发出攻击。一般情况下,都是将真元聚集在双手之上,或借助拳力,或借助掌力迫击而出。

作为叶家两大绝技之一的游龙掌,便是一种高深的武道,由蓄积在掌心处的真元凝聚成力,瞬间迫击而出,或是气旋,或是光芒。

不过,正如其名,此掌迫出之时,无论是气旋还是光芒,都会在攻击途中演化成龙身形态,仿佛一条游龙从掌心处飞驰而出,朝对手咆哮而去。

龙的形态越清晰,掌力越强。反之,越模糊,掌力就越弱。

却才叶萧的游龙掌,虽然只发挥出极限状态下的八成功力,但是游龙一出,青绿色的光芒四溢,加深了龙身的色彩,威力更是强大无比。

已有分神中期修为的镰刀门门主薛贵,眼下是复仇不成,还弄的重伤在身,别说和叶家对抗,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叶萧,既然你已出手,刚才的一掌为何不就此了结了我?”薛贵抹去嘴角处的鲜血,侧撑在地上,追问了叶萧一句。

“今日乃炼器宗会举行之期,叶某不会大开杀戒,只因你太过嚣张,才出手教训。”言及此处,叶萧稍稍停顿,既而转身朝高台上行去。

“你走吧。”迫不得已对薛贵出手,这叶萧于面子上十分难堪。恰在此时,他干脆就做个顺手人情,也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不失一代高手的风范。

这薛贵还欲开口,却因胸口处淤血上涌,堵住咽喉。只能咽下这口气,伏身在地,缓缓朝炼器宗的大门爬去。

人群自行让出一条道来,好让薛贵离去。不过,片刻之后,自那宗门外倒是来了几人,将重伤的薛贵搀扶着,即刻便离了炼器宗。

“看来,这镰刀门虽然被灭,可与这叶家的仇怨难消啊。”天罡门的白姑长老,兀自嘀咕了一句。

“哼,叶萧此人,城府够深。”天一道人小声嘀咕,便与其他气宗门人,回到前排座位坐下。

“好了,大家安静点。”眼见叶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那长老原雄随后也行至高台前,继续进行拍卖。“这件镰刀锁链,重新竞拍,起价一千上品晶石。”

经由刚才的一波,会场上的众人,竞拍的心思早就没了,再加上这件镰刀锁链,摆明是叶家从镰刀门掠夺所得。因此,谁也没有再加入竞拍当中。

刹那间,会场之上竟是安静异常。原雄报出了一千上品晶的底价后,无一人喊价。对此,高台上的叶家人,都很是尴尬。

“三千上品晶,这镰刀锁链我们要了。”

这时,从那会场的后排,竟传来一声吆喝,替叶家解了围。

众人无不好奇,皆朝后排望去。但见那后排拥挤的人群,自行让出一条道来。尽头处站着五人,为首的一人面相深沉,气宇不凡。在他的身后,分列着四人,手中各持一柄上品飞剑。

“是斗剑门的人?”龙战放眼望去,却见其中三人,就是青龙镇北山三派的掌门:连云、凌须子以及莫道。“此人一定就是斗剑门的门主逆无痕了。”龙战兀自揣测着。

“原来是逆道兄。”正如龙战所料,高台上的叶萧亲自起身,下台来迎接斗剑门一行人,更是远远就朝逆无痕行礼。

也许是当初曾听天一道人说过这逆无痕与叶萧有过勾结,行过不轨之举。龙战本能地排斥这两人,尤其是斗剑门的门主逆无痕。

“龙战,知道逆无痕身后的那人是谁吗?”天一道人此时却凑近到龙战身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除了逆无痕以及北山三派的掌门之外,还有一人,脸颊较长,清瘦高个。龙战断定天一道人说的就是此人。“不知道,可能是斗剑门门下的一个长老吧?”

“你猜的倒是不错。”天一笑着应声。“此人确实是斗剑门门下的长老,人称‘冷剑’的冷无常。”

“冷剑?想必也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

“冷无常的手段确实够毒辣的,你可千万要小心了。”天一故显神秘地叮嘱了一句道。

“小心?”龙战有些好奇。“我又不去招惹他。”

“你已经招惹他了。”天一随即便搭讪道。“还记得青龙镇上的张龙吗?

“张龙?”这个名字,龙战怎能忘记。“我当然记得。”

“张龙之所以能进入斗剑门,全因这冷无常之故。他,就是那位引荐张龙的斗剑门长老。”

“哦、、那我还当真要小心了。”听及此处,龙战应声说道。

“逆道兄,你怎么才来呀?”叶萧上前,看那逆无痕的眼神,颇有种久别重逢的意味。

“叶兄,无痕虽然来的晚了,可是出手就是三千上品晶,不比在场的诸位花费的少呀。”逆无痕随着叶萧,一起朝前排行去。

叶萧亲自招呼着斗剑门的一行人,坐在了会场的前排。

“既然逆门主出了三千上品晶,那这件镰刀锁链此刻便归斗剑门所有。”等到逆无痕等人坐定,原雄立即宣布道。

“今日的第三件拍卖品,终于拍卖完了。”罗欣长吁了口气。本以为炼器宗会立即拿出第四件拍卖品出来,却不曾料想,原本站在高台上,主持拍卖的原雄长老,此刻却从高台上走了下来,站立在了左侧下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顿时,会场上议论纷纷。可正当大家心中惊疑之时,那叶萧却自行走到了高台中央,示意所有的人安静下来。

“叶某知道,诸位此来,多半是因为天剑。”叶萧站出来,突然提到了天剑二字,刹那之间,整个会场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