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墨雨烟夜(一) 更新:2019-09-24

穿越魔法世界,特种兵偶遇魔法废物?

废物伊莱尔也渴望强大的力量,只因

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最心爱的人

小黑猫斜睨一眼:保护?哼,明明是想压倒人家~

契合魔法恋人初遇

契合魔法恋人-01

叮铃铃铃

手机清脆的的铃声突然响起。旁边的单人床上卷成一团的被子蠕动了一下,随後从上方的被沿下伸出一只健壮的小麦色手臂,修长的手指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半天,碰掉了一地的书本,相框,台灯之後,终於成功抓到了还在锲而不舍的铃铃作响的手机。

[喂]稀里糊涂的接起电话,如果这是在贺御杰清醒的时候,看到那个电话号码,他绝对是不会干那种蠢事的。

[小杰啊。你果然在家。]一个柔柔的女声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一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声音,贺御杰猛的打了一个激灵,立刻精神了,只不过脸上却露出一番苦笑。

[姑妈。]

[呵呵,既然这个时候你在,应该就没有任务了吧。我替你约好了一个姑娘,叫小惠,咱们下午一点在芝罗雅餐厅见面吧。]

[好]虽然不想去,但实在是无法拒绝姑妈的好意,贺御杰也只有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这个小惠,就是你刘阿姨的女儿,哦,对了,刘阿姨你记得吧,就是上次你来我家的时候,跟我一起喝茶的那个。我跟你说啊,这个小惠啊,实在医院当护士,人又漂亮,还温柔,听说他们医院里追她的人多了去了,不过上次你刘阿姨见了你一次之後,对你印象特别的好,所以才有这次机会]姑妈在那边滔滔不绝的说着。

[知道了,姑妈,我会准时到的。]贺御杰抓了抓头,打断了姑妈的口若悬河。不然,照这麽说下去,姑妈极有可能会一直说到下午见面为止。

[行了行了,你这孩子,真是,总之,别忘了准时到啊。]再三嘱咐了好几次,姑妈最後挂断了电话。

一个鱼跃从床上蹦了起来,贺御杰赤裸的身体沐浴在阳光之下。除了出任务的时候,他都习惯裸睡,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放松自己全身的肌肉,让他们保持在最佳状态。

绷紧身体,抻了一个懒腰,柔韧的身体被拉成一条略弯的弧线,肌理分明的线条,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在闪闪发光。

[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溢出一声慵懒的鼻音,再次睁眼,贺御杰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从柜子里翻出一套内衣,一套休闲服,习惯性的把匕首绑在小腿上,刚想去拿抽屉里的手枪,忽然醒悟过来,自己是去相亲,又不是去打仗看了看小腿上的匕首,算了,懒得再把他解下来了,反正被掩盖在裤子下面也没人会看到。

换好了衣服,贺御杰照了照镜子,镜子里是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孔,不同於如今日韩流行的那种阴柔秀美的少年,贺御杰有着刀削般的轮廓,两道细长的剑眉下,是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微微翘起的嘴角,这些普通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勾勒出一个开朗而乐观的形象。不过,如果有谁以为他是那种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可就大错特错了,面对敌人时,他下手根本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毕竟,在他出任务时,对敌人的仁慈最有可能导致的就是队友的死亡。

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自己的衣着没有什麽不妥的地方,贺御杰稍稍松了一口气,记得上一次被姑妈拉去相亲,他只不过是因为在休假期间,所以邋遢了一点,结果就被姑妈拉住,整整教育了他一个小时,从那以後,他再也不敢穿超过一天以上的脏衣服去相亲了。

整个相亲过程乏善可陈,依旧是老套的互相介绍,然後姑妈和那个刘阿姨便借故离开,贺御杰默默无语的转着手中的咖啡杯,一时之间,找不到什麽可以说的话题。虽然这样有些不礼貌,但是,看到对面那个小女孩──没错,虽然贺御杰只有二十六岁,但是,在他看来,对面那个看起来不满二十岁的雌性生物,只能算是小女孩──时不时偷看她一眼,随後红着脸,一脸娇羞的坐在那里,他着实是有些尴尬。

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精致的咖啡勺无意识的转动,深褐色的液体在透明的水晶杯中慢慢的旋转,贺御杰盯着缓慢旋转的咖啡杯有些发呆。

对於从十六岁就进入部队,然後一直和一群大男人相处在一起的他来说,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有些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例如,上一次的相亲对象就是因为他在饭後没有主动送她回去而坚定的拒绝了他。虽然他对於这种拒绝从心里感到高兴,但是随之而来的姑妈的轰炸式电话却让他痛不欲生。

他真是不明白,那个女人的家明明距离他们吃饭的地方只有五分锺的路程,而且,当时还是大白天,有什麽必要非要让他送回去呢。

[贺贺先生]对面的小女孩喏喏的开了口。

[什麽事?]回过神来的他善意的笑了笑,然後看到小女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变红,贺御杰忍不住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老天,放过他吧,他宁可去执行危险度A+级别的任务,也不想坐在这里跟这个小姑娘聊天。

[我我吃饱了。]小姑娘用可以媲美蚊蝇的声音,轻轻的说道。要不是贺御杰的听力一向敏锐,恐怕他根本都不会意识到有人在说话。

[啊,这样啊。那我送你回去吧。]不等小姑娘说些什麽,贺御杰连忙叫来了服务生结账,紧接着,略有些迫不及待的把小姑娘送上出租车,无视她哀怨的神情,面带微笑的目送她离去。

直到出租车的车尾灯也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种类型的女人,对他来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那种柔弱的样子,总感觉好像轻轻碰一下就会死掉可是对那些出任务的时候遇到的漂亮强悍的女间谍,他似乎也没什麽兴趣。

说起来,他也觉得奇怪,作为一个二十六岁的身心健康的男人,只和自己的右手有过亲密接触是不是很怪异,曾经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喜欢男人,不过在看过一些GV後,他断然否定了这个观点,对於男人的屁股,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

哇哈哈哈哈新文,新文OHYEAR魔幻文哦这是我第一次写魔幻不知道会写成神马样子大家慢慢期待吧顺便呃这个。因为小攻小受要慢慢相识相知想让他们一开始就滚床单有点不显示大家请做好心理准备

PS:这个文有可能会很长很长很长也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契合魔法恋人-02

既然找不到原因,也只好把这归结於自己的缘分未到,反正他一向想得开,从不强求。可是,自从姑妈听说过他某次出任务差点死掉後,就拼命的要求他退伍,不过,他十分喜欢特种部队的这份工作,死活不答应,最终,姑妈退了步,开始变成不断的给他介绍相亲的对象,似乎是希望:如果能让他心里有了牵挂,他自然而然就不会去做哪些危险的工作了。

从那时到现在,姑妈少说也介绍了二十多个姑娘给他,可惜,没有一个人,能让他产生那种想要共度一生的念头。

叮铃铃铃

看看手机上的号码,苦笑一下,果然是姑妈,任命的接起电话,当得知他已经把那个小姑娘送回去之後,电话里立刻开始一通狂轰滥炸。贺御杰无奈的听着姑妈直到最後,姑妈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小杰,你爸妈死得早,姑妈年纪也大了,说不定哪天就不在了,我只是希望能有个人一直陪在你身边而已。]

默默的挂断了电话,贺御杰微微有些发呆,姑妈的话的确让他有些感触,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跟着队友去出任务,但是任务归来,回到空荡荡的家里,那种感觉真的有些孤单。也许,自己真的应该去认真的看待这个问题了,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应该不会很难吧?

[喵喵]

就在贺御杰认真思考伴侣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只小猫凄惨的叫声。抬头一看,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横穿C市的同伊河的岸堤上,现在正是初夏,刚刚消融的河水流量不大,水位也不高。而此刻一个黄色的纸壳箱子正在河流的中心,顺水飘着。

箱子里面装了一只瘦小的黑猫,也不知道是饿的还是吓得,正凄惨的喵喵叫着。周围没有别人,只有贺峰杰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他总觉得那只小猫似乎在看到自己之後,叫的更大声了,甚至趴在箱子的边缘冲着自己的方向挥舞着小爪子。

虽然贺御杰自认自己并不是同情心过剩,不过,眼看着这麽一只小猫被活活淹死,还是有点看不下去,随手把外套甩在地上,他纵身跳入了河里。

对於他这个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来说,在这种温度和速度的水流中游泳,并不是什麽太大的问题。他很轻松的就拦住了那个纸箱子,然後把小猫抱了出来。当他抱出小猫的时候,小猫那双绿色的眼睛似乎突然闪过一道金光,就在他想要再次确认的时候,河面突然扬起一股大浪,迎面打在他的脸上。

他猝不及防的被打下了水面,正当他想要奋力往上游的时候,在他没注意到的脚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青色的漩涡,漩涡越转越大,强大的吸力很快便让贺御杰感到了不对劲,回头一看,那个巨大的漩涡在一瞬间扩大了十倍,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便被漩涡吸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河面上,只有那个空空的纸箱子,孤零零的飘在河面上,远处忙碌的行人,没人注意到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在水里

*************************

贺御杰是被一个十分粗糙但是柔软的小舌头舔醒的。

在意识到自己已经醒来之後,他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反而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借以确定周围的环境。

[喵喵]

响亮的喵喵声在耳边响起,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清醒。贺御杰依旧没有动,反而是利用全身的感官探查起周围的情况。

除去喵喵的叫声,周围的环境很安静,可以听见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响声。呼吸间可以闻得到浓郁的清新味道,这些都足以让他做出足够的判断,他绝对是已经远离了城市。

脸上又传来那种软绵绵的触感,好像──是猫爪子踩在脸上。

贺御杰有些黑线的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暗金色的瞳仁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的一瞬间,他发誓,他在那双瞳仁中甚至看到了一丝狡猾的笑意。

[喵,喵。]小黑猫瞪着那双杏仁大小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贺御杰用一种无奈的神情把它的小爪子从脸上拿下来。

[你这小家夥。]坐直了身体,贺御杰无奈的摸了摸小黑猫毛茸茸的脑袋,小黑猫立刻露出的享受的神情,用头不住的蹭着他的手掌。

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茂密的树林,在水中被那个大漩涡吸进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贺御杰从来不相信什麽奇迹事件,但是,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件,恐怕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用常理解释的通吧。

难道这就是那些小说里说的穿越?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好的运气,不过,那些穿越人士动不动就能得到神器,或者各种武功秘籍,怎麽自己穿越过来,除了那只落水的小黑猫,身上却什麽都没有,就连兜里的手机也不翼而飞。想到关心自己的姑妈,可以托付性命的队友,想到从此以後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喵,喵。]小黑猫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心情,体贴的凑了过来,用粗糙的舌头安慰般的在他脸上舔来舔去。

[看样子,咱们俩只能相依为命了。]贺御杰很快便振作起来,轻轻点了点小猫的鼻子尖,乐观的说道。自怨自艾可不是他的习惯,只要能好好的活下去,无论是哪个世界,他都会积极的面对。

[喵]小黑猫高兴的应了一声,抖了抖白色的耳朵,还兴奋的挥舞了一下自己露出指甲的锋利爪子,似乎在说,自己也是很强大的。

[扑哧。]看到小黑猫骄傲的神态,贺御杰忍不住笑了出来,用手指挠了挠它的下巴,小黑猫的喉咙里,立刻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然後躺在地上,露出柔软的肚皮,眯起眼睛看着他。

契合魔法恋人-03(美强)

伸出手轻轻的抓着小猫的肚皮,贺御杰开始思考,该如何离开这个森林。以及,这个世界究竟是个什麽样的世界。

仔细检查了身上的装备,小腿上的匕首还绑在那里,兜里的门钥匙,车钥匙都还在,但是手机,IC卡,以及他习惯随身携带的GPS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唔似乎是带有科技性质的东西都不见了。

手里握住了那把匕首,贺御杰心里的底气足了许多,野外求生训练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只要匕首在握,就不怕会饿肚子。森林里,想来什麽都会缺,但是唯一不会缺的就是各种野兽了。

身手灵活的攀上了一棵树木,举目望去,目之所及全部都是绵延不绝的树林。苦笑了一下,贺御杰从树上跳了下来,从口袋里翻出一枚一元硬币嘴里喃喃念着:[一朝上就往南,菊花朝上就往北。]

麽指轻轻一弹,叮的一声脆响,硬币应声而起,在空中翻了几个圈又落了下来。

就在硬币落下的一瞬间,突如其来的危险感觉,让贺御杰突然一个前扑,冲了出去,站稳後一转身便看见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此刻正盘踞着一条银色的巨蟒。

巨蟒眼见一扑没有成功,便慢条斯理的的身子盘成了一团,高昂着头,嘶嘶的吐着鲜红的芯子,两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贺御杰,仿佛正看着一顿美味的晚餐。

[这这是什麽东西?]喃喃的说着:贺御杰的脸色有些发青,虽然他是一名身经百战的特种兵,但是面对着这麽一条足有他大腿那麽粗的巨蟒,他心里也没有底,而且更要命的是,那只巨蟒头上青色犄角究竟是什麽东西?为什麽会带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贺御杰从来不小看直觉这种东西,因为他天生的那种敏锐的直觉曾经无数次救过他的命。

银色巨蟒垂涎欲滴的盯着贺御杰,红色的眼睛闪闪发亮。贺御杰一手握着匕首,另一只抓着那只小黑猫,警惕的盯着那只巨蟒。刚刚前扑的时候他也没忘记把那只小猫抓在手里,防止它掉下去。

[乖,快离开这里。]眼睛盯住巨蟒的眼睛,贺御杰用尽可能轻柔的动作把小猫放在地上,推了推,示意它离开。小黑猫却仿佛不明白他的意思,一直在他脚边,用脑袋蹭着他的裤子,喵喵直叫。

[现在再不走,一会可就来不及了。]贺御杰苦口婆心的劝道,目光却一刻都不敢离开巨蟒身上,自己一会能不能保得住命还不一定,这小黑猫不走,等会说不定就是人家的饭後甜点。

巨蟒的眼睛红光闪了一下,盘成一团的尾巴突然弹了起来,猛的朝着贺御杰的方向弹射过来,张开大嘴,露出森森的牙齿。

一直防备着它的贺御杰立刻朝侧面就地一滚,顺手又抓住了那只死活不离开的小黑猫,然後把它塞进怀里。

巨蟒这一扑依旧是试探,看到贺御杰再次闪开了他的攻击,眼中凶光大盛,似乎已经估量出对方的斤两,准备大肆攻击了。

[小家夥,既然你不肯走,那就跟着我混吧。]在小黑猫头上拍了拍,贺御杰笑了笑。目光再次转到那条巨蟒身上的时候,气势倏地一变,十分凌厉起来。

巨蟒突然感觉到对面的人变得危险起来,它那不甚灵光的脑袋想不出为什麽这个弱小的人类会给他危险的感觉,但是,安全起见,它还是决定使出自己的绝招。

巨蟒头上的青色犄角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贺御杰立刻大感不妙,转身拼命的跑了起来。巨蟒愣了一下,似乎搞不懂这个有些危险感觉的人类怎麽会逃跑,随即勃然大怒,该死的,现在可不是思考的时候,它的晚餐跑掉了。

一人一蟒在丛林里展开了追逐战,那只巨蟒紧紧尾随着贺御杰,头上的青色犄角时不时会射出一道白光。贺御杰几次都是靠着硬生生的急速变向,堪堪躲过了那几道白色的光线。

到现在为止,那种白色的光线有什麽作用,贺御杰一直都不知道,因为那种白色的光线打在树上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不过,贺御杰可不想用身体去尝试,那玩意到底有什麽作用。

巨蟒似乎更加愤怒了,似乎对於追一个人追了这麽久感到十分不满。犄角上的白光发射的更加频繁,在一只类似松鼠的小动物被白光击中後,贺御杰大致上了解了白光的作用。

石化──不过,应该不会致命,因为眼尖的贺御杰注意到那只小动物在僵硬的掉在地上後大约2秒锺左右就能动了,然後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了。但是对於贺御杰来说,两秒的石化,足够要他的命了,毕竟──他屁股後面还跟着这麽一条巨蟒呢。

短短3分锺的狂奔,让贺御杰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种高速运动中的急速变向更是给他增加了巨大的负担。

眼看着巨蟒离他越来越近,贺御杰忍不住大声朝天叫骂起来:

[该死的老天爷,你搞毛啊!大老远把我穿越到这个异界,就是为了给这条大蛇当晚餐吗!!!擦,我诅咒把我穿越过来的那个混蛋一辈子上厕所只有调料包!!!]

被他抱在怀里的小黑猫额角顿时出现了三条黑线

眼角的余光及时的发现巨蟒又利用它的弹簧型尾部再次弹射了出来,贺御杰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紧跟着立刻蹲下,右腿曲起,撑着地面,手中的匕首略微高过头顶,迎着巨蟒刺过去。

狼狈而逃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他可不认为在丛林里他能逃脱一直常年生活在这里的巨蟒的追击,刚刚的逃跑就是为了观察巨蟒的攻击方式,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初来这里,谁知道这些奇怪的生物会有什麽诡异的技能,例如刚刚那种能够石化生物的白色射线。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他们手里。

契合魔法恋人-04(美强)

经过这一段的观察,他发现,每当巨蟒弹射出来的时候,速度固然是很快,但是却没有办法在空中改变高度或者方向。这自然就是他攻击的最好时机。

锋利的匕首沿着巨蟒的腹部划过,发出一阵铿锵声,只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贺御杰不禁脸色大变,该死,这条蛇的皮肤居然这麽硬。

巨蟒落地後立刻又盘成了一团,头颅高高昂起,嘶嘶的吐着鲜红的芯子,它头上的青色犄角突然光芒大盛,射出一道比刚才的那些射线粗的多的白光。

借着身体的翻滚堪堪躲过巨蟒落下的身体,贺御杰才刚刚站起来,便被那道石化射线打个正着,立刻动弹不得。

完蛋了!!!

贺御杰的脑袋里立刻出现了这三个大字。

真没想到,自己初来异界,连这里的人张什麽样都没看到就要被这只大蛇吃掉了。

该死的!我还是处男啊啊啊啊。我还不想死啊啊啊。贺御杰忍不住在心里狂吼。

那只巨蟒射出了这道白色射线後,似乎也消耗了大量的能量,软软的趴了下去,恶狠狠的盯着他。这种超级石化射线对这条巨蟒来说,也属於保命的技能,一天最多才能使用一次,而且,每次使用过後,它都需要恢复一下体力。要不是眼前这个人给他的危险感太过强烈,而且刚才的反击也激起了它的警惕心理,它是根本不会使用这招的。不过,现在他已经放心了,一旦中了这种射线,即使是七级以上的魔兽也至少要被石化超过一天,而她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恢复就可以再次进行攻击了。

贺御杰像石头一样站在那里,无法动弹,虽然明知道那条巨蟒此刻也是无力攻击,但是他却无法做出任何的移动。

一人一蟒就这样四目相对,都在争取尽快回复。

[喵,喵,喵。]怀里的小黑猫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危机已经过去,从贺御杰的领口那里探出头来,喵喵的叫着,墨绿色的眼睛眨啊眨,一副乖巧的表情。

贺御杰无语的看着它,暗暗叹了口气,这只小黑猫还没有那条巨蟒的尾巴尖大呢,指望它去攻击还是算了吧。

[你快走吧,趁着那条蛇不能动。]贺御杰冲着小黑猫拼命的眨眼睛,试图把自己的意思传递过去。

可是小黑猫却完全不理解他的意思,用爪子在他脸上拍了拍,似乎在纳闷,他怎麽不动了。

贺御杰十分气闷的看着小黑猫还在冲着他撒娇,软软的带着肉垫的爪子不停的在自己的下巴上拍打。忽然心中一动。

自己的下巴,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一想到这里,立刻大喜过望,连忙闭上眼睛,开始集中精神,尝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

闭上眼睛之後,身体的感受变得异常敏感起来,隐约间,他有一种皮肤都在呼吸的错觉,似乎有什麽东西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又有什麽东西,从身体里出去了。当他把注意力集中到某些地方,例如拿着匕首的右臂之後,右臂的那种呼吸的错觉陡然加快,随後,他发现,握住匕首的手指已经可以微微移动了。

惊喜之下,他连忙集中精神,专攻右臂。很快,右臂那种麻木的感觉逐渐在减弱,右手的手腕一下已经可以移动了。但是,贺御杰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右臂依然僵直在哪里,似乎还在石化的状态。

那条银色巨蟒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警惕的盯着贺御杰,它虽然恢复了一些,但是还远远不到正常的状态,对面的人类闭紧了眼睛,他的身体周围似乎有一股它很熟悉的东西在缓缓的流动。

心中的危机感陡然升起,巨蟒再次高高的昂起头,虽然他现在还有些虚弱,但是,靠着身体的硬度,想要绞杀对面这个人类还是可以做到的。

巨蟒缓缓的游动起来,小心翼翼的接近贺御杰,看到对方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这才稍微放松一些,一直游到贺御杰的面前,巨蟒的眼中红光一闪,尾巴一甩就要卷上对方的身体。

就在此刻,贺御杰突然睁开双眼,杀机四溢,眼中的凌厉让那条巨蟒大惊,可惜,它还来不及反应,便被贺御杰手中的匕首削掉了额头上的青色犄角。

青色的犄角应声落地,巨蟒的表情瞬间扭曲,眼睛变得血红,不断的在地上翻滚。虽然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是从它的神情也可以看出,此刻它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青色犄角落地後,贺御杰立刻感觉到身上那种麻木的感觉消失了,可右臂却仿佛使用过度一般,软软的连匕首都握不住了。他大口喘着气,为自己刚才的一击感到庆幸。他也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攻击那条巨蟒的犄角,原本他是想攻击对方的眼睛的,可是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根犄角上晕起一层黄色的光圈,而那层光圈泛起的光芒似乎笼罩在自己的大部分身体上,但只有右臂哪里有一个缺口。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但那一瞬间他便做出了决定,手起刀落,直接攻击了那根青色犄角。没想到,看起来很坚硬的犄角却被他一刀就削掉了,这一点,贺御杰也很意外。

巨蟒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尾巴无意中卷到了一颗小树上,它的整个身体立刻缠了上去,彭的一声,碗口粗的小树被绞成了几节,可见这巨蟒绞杀的力度之大。

贺御杰心有余悸的站的远远的,虽然他有心去结束那条巨蟒的痛苦,但是,他此刻被石化的後遗症还没有完全消失,身体的灵活度还没有恢复,万一凑过去不但没结束那条蛇的痛苦,反而把自己搭上去就不值得了。

眼看着那条巨蟒翻滚的动作逐渐的减弱,最终彻底的停了下来,贺御杰又等了好一会儿,确定它死透了才凑了过去。

先用脚尖踢了几下,巨蟒一点反应都没有,贺御杰这才蹲下,开始翻看巨蟒的身体,打算收集战利品。

======================

唔,大家觉得新文怎麽样?头一次写西方的魔幻文,词语什麽的可能掌握的不太好

PS:我昨天坚定的买了小黑屋软件所以,我相信恩,新文隔日更应该不成什麽问题了

再PS:不知道小黑屋软件的童鞋可以去百度一下那是相当的好用啊想码字的都可以去尝试一下太销魂了

契合魔法恋人-05(美强魔幻)

初来乍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具体什麽样子,但是看着自己身上高科技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再加上这条会石化的蛇,九成九是个魔法世界,他现在身上可以说得上是身无长物,在森林里还好说,好歹可以自给自足,不至於饿死,可是一旦进入了社会,恐怕就行不通了。虽然他对生活质量并不会要求太高,可是起码要保证自己的衣食住行。

看了看自己身无长物,幸好旁边有一棵树上的树叶异常宽大,他摘了两片树叶,用缠绕在另一颗树上的树藤把它们连接起来,做了一个简易的背包,然後把蛇皮剥了下来,放了进去。

小黑猫在他剥皮的时候就已经从领口里面跳了出来,十分兴奋的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绿色的瞳仁十分兴奋的闪耀着金光,盯着巨蟒被剥掉皮後露出来的白嫩的蛇肉兴奋不已。

看到小黑猫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神情,贺御杰忍不住发笑。眼看着天色逐渐黑了下来,他打算剥完蛇皮之後便去捡一些干燥的树枝,好点起篝火。

一刀把蛇头剁掉,失去了那层硬若金属的皮肤的保护,这条巨蟒很快就被贺御杰肢解掉了。把蛇肉装进那个简易的背包里面,贺御杰打算立刻离开这里,这里的血腥味这麽浓,他可不想再引来什麽厉害的东西。

[喵]小黑猫叼住了他的裤腿。

[嗯?怎麽了?]贺御杰低下头看着它。

小黑猫拉着他的裤腿,把他拉到了那个巨大的蛇头旁边,然後用小爪子拍了拍那个蛇头。

[干嘛?你想吃这个?]贺御杰不解。

小黑猫立刻满脸黑线。

贺御杰眨了眨眼,他刚才好像看到那只小猫朝他翻白眼了 契合魔法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