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大结局(三)
作者:燕若梦 更新:2019-09-24

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幽灵军队有了目标般,纷纷往两妖逼近。

飞刀划过,人形立分两断。羽扇一挥,残影散往两边。尽管无法消灭它们,但是也稍稍阻了一下。

这已经够了。

如同杀开了一条血路,两妖冲了出去,幽灵军队也跟了过去。

“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不会死。”

瞧着他们将幽灵军队吸引过去,燕若梦忽地冲他们身后喊出一句。

灵鹫回头望去,黑压压的虚影后,是一抹玄黑的实体。仿佛间她好像回到了当年兵临城下,她奉命飞出城去搬救兵。她永远都记得那个站在城头上身披蓝色丝缎的女子,她骨子里透出的傲气,她眼眸中透出的坚定,她那睥睨万物的不屑,那气势盖过了敌方数万精兵。

那之后,他们就再没遇到一个可以让他们折服的人了。时至今日,万军丛中,她又再见到那一个人。

初初的不太相信,如今再无怀疑。

她,就是他们等了千百年的那个人!

就算她的名字、相貌、声音,都不一样。她就是认定了她,从今往后,她就是他们的主人。

他们再也不会是无主的游子,再也不用四处流浪,再也不用无限期的等待。

幽灵军队虽然无法一下消灭,但也不是无穷无尽。被两妖一引,倒也走得七七八八。趁着空隙,周郅斌带着燕若梦绕过了剩下的残兵,走进了传送阵。

巳时。

浓雾弥漫,稍远一点的事物只看得一个模糊。

江氏大楼下。

凌天恒仰首望着这座通天大楼,并没有立即进去。他不是第一次来,可是没有哪一次像今日这般的心绪不宁。

表面上看去平平静静的,可是里面的暗潮汹涌又有谁能说得清。

“你来啦。”

声落人现,几丈外不知从哪钻出的人踱了过来。

竟然是了空,一身白色的袈裟使得他更加飘逸出尘,仿如救世的圣僧。

“他们早已进去。”

“嗯。”凌天恒瞥了他一眼,仿佛在问为什么你不进去。

了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便道:“我在等你。”

目光越过他看往他来时的路,似乎在寻找什么。

只有凌天恒一人!

难道他算错了?

“我先来。”

进去时,凌天恒还是说了这么一句。

了空一笑,也没啥不好意思。手中的禅杖往门前一指,将那结界开了一个口子,两人便从中走了进去。

里面的布局并没有变,只是多了几分阴森可怖。不过这些根本就吓不着二人,如常般穿过纵横交错的走道。

突然了空脚步一顿,没有往前走,而是转身看向那一堵墙。

昏暗之中,看得出和身后的墙砖是一样的颜色,可是就是令他感到不同。站在这儿,那种感觉更强烈。

见他不走了,凌天恒也停了下来,打量起这面墙来。才不过几眼,他看出来了。和别的墙砖一样,都是一尺大小,可是却有一列,很明显的才一掌之距。如果是靠边,这种情况还说得过去,可是却是在中间。对于一个装修上成的楼房来说,这种不雅不应该出现。

禅杖再次举起,对着那面墙虚画了几下。银光之下,是繁复的符咒,迅速地袭了过去。

“嘶……”如同玻璃破裂般的音符响了一会儿,光芒过后,那堵墙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条过道。这些倒没什么,只是地上蜷缩着一个身子。

红色的战袍!

洛绛雪?!

凌天恒心中一惊,往两旁张望。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他人!这才略略松了口气,回过头去看了眼,跟着便凭着感觉寻了过去。

了空急步走过去,放下禅杖,双手掐着法诀指向洛绛雪。好一会儿光芒才散去,他盘膝坐下,将洛绛雪捞起,抱在怀里,轻轻拨开她额前的秀发,看着她紧闭的双眉,心里又气又无奈。

他一路跟着她,看着她进来却没有跟着进,就是因为他知道这结果,燕若梦是不会让她有危险的。只是她下手未免又重了些吧。封住了她的法术,是不是不想让她去冒险,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指间掐着诀,却不知要不要替她解开……

灵霄殿内,薄雾缭绕,似有层层仙气彩光染着漂浮的白云,人站在其中,总有一种俯身跪拜的冲动,心神皆被其所震撼。

再来到这儿,没有了心机,却更多了几分坦荡荡的决绝。

燕若梦与周郅斌两人从传送阵出来,竟然是直直来到这儿。周郅斌微微一惊,知道江一山已经察觉了。转念一想,不禁有些苦笑,他是什么人,恐怕他们还未动,他已猜到他们的下一步了。这样的对手,不可招惹,更是无法抵挡。微微侧过头,看向身旁的人,也不知是不是该后悔带她来这儿,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不应该同意她的做法的。

“等你们很久了。”

平平淡淡的嗓音,听不出对方是高兴还是愤怒。没有情绪的对手,是最可怕的。

“爱等不等。”清高孤傲的女子边走边道,毫不客气的态度一点也不担心会激怒对方。

此时他们正身处一个极大的空间里,就像是小人国的小人,不小心一个穿越,突然出现了巨人国建的厅堂中。大厅的前端与左右两旁的墙壁,离他们至少有四五十丈的距离,更别说顶上的光源之处,更是

爬梯子也爬不上去。他们站在这儿,堪比蝼蚁。

江一山坐在正对着大厅入口的那一面壁下,不,应该说是大殿。金色的座椅下是一道长阶,层层下降,怕有千级之多。即使是飞行,怕也要好一会儿才能到达。

“想必你已经有了决定。”居高临下的他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态度,一副大度量的样子。

距离虽远,但声音却无须用吼来传送,平常时的音量足矣让人听得清晰。

“是。”

燕若梦并没有因为恼人的阶梯而停步,说话间她已走了一半的长阶,不紧不慢地。

骤变突起。

四周忽地一暗,刹时陷入一片漆黑中。

“砰”地一阵碰撞声,如烟花般散发出的道道光条在这空间中轻轻飘荡,煞是好看。

可是这好看的背后却是刚刚结束的一阵短兵相接。

不再是大殿,也不是平时生存的任意一个场所,这是一片星空。

微弱的光正从那颗巨大的恒星传过来。

“我很失望。”

江一山不再是悠哉游哉的坐在椅上,他背着手站在一旁,脚下是虚空一片,就好像是凌空而立,俯瞰众生。

不过也不是他一个人如此,燕若梦与周郅斌分立一旁,一个手握伏魔棒,一个攥着拳头,就气势上,已略逊一筹。

江一山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道:“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必呢。”

刚才他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便击退了致命的两击。

“在外面也许是,但在这儿,未必。”燕若梦耍了一个漂亮的招式,带起了一道炫目的光芒。不过这道光芒还未靠近江一山,便消失了去。

江一山勾起嘴角,晓有兴致地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周郅斌瞧了燕若梦一眼,不动声息地往一旁退了开去。

星云无声无息的变动着,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燕若梦忽地把伏魔棒甩到一边去,手腕一翻,掌中已多了一样东西。

江一山眯了眯眼,这东西,他认得,是御龙冠。不过仔细一看,那空缺的地方,已镶嵌了一颗珠子。如果他没看错,那定是龙珠。不过,这玩意儿……

他看着对方,反倒有了些期待。

御龙冠缓缓飞上半空,燕若梦双手迅速做起繁复的结印。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龙出海——”

像竞相开放的花苞般,御龙冠以中心为点往四周打开,随之而出的便是九条金色的飞龙。

不是法力形成的虚形,而是实实在在的实体。

九条活生生的龙!

始起彼落的低吟高啸不绝于耳。

虚空中,或腾或跃,或翻或飞。

千万年的禁锢,一朝脱困,得意忘形。

如同连珠箭般,九条龙分别穿过江一山的身体,不同的位置。可是……

凄厉的呜呼低不可闻。

“龙神——”

燕若梦脸色大变,想要再有动作已来不及了。摔往各方的巨龙,身体也渐渐变至透明。这一次,他们是真真正正的消失了,不会再存在这个世间。不曾想重获新生的那一刻,便是他们此生的终结。

“不要——”

看了不少生命的消逝,她以为已经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多少次看着儿童公社的阿姨抱回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儿时,或真心或顺口的骂着:“真是狠心,好歹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唉……”看得多了,再联想起自己的身世,她甚至乎已经不再当生是一回事了,更别说看到死亡还能假惺惺的滴几滴泪。

可是这时她真的真的感到很难受,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是不是就是这样呢,假如她不做这一搏的话,会不会他们还是能好好的活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