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蚁穴
作者:爱吃面的猫 更新:2019-09-24

ps:明天改,至于昨天,我不想再说什么了,我的运气已经逆天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夏伊被人记起的时侯,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时侯了,也就是说她至少饿了三个来小时的肚子。但她被忘记,倒不是苏晨忘性太大,更不是他不重视夏伊,相反的,苏晨还是很在乎夏伊的,但经不起苗小咪与索衡琛两人有意无意的分散他的注意力,以致于苏晨根本没有时间机会去想去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号人叫夏伊。

事实上,要不是夏伊自己再也憋不住主动冒出来,苗小咪甚至能忽悠他忽悠到吃晚饭的时侯,苏晨才有那么个机会可能可以想起楼上还有一个夏伊在饿着肚子。

所以说,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嫉妒中的女人更是可怕的,苗小咪之前是懒得去理会夏伊,除了偶尔在心里不舒服一下,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的问题是,夏伊这个女人真的恶心到她了。

一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女人居然妄想对付他们?这真是天方夜谭,太阳估计不小心迷晕了头,从东方下山了,否则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离奇之事?

要不是觉得为这么个恶心人的东西浪费一只高级蛊虫真的太浪费,偏偏手头上又没有合适的一次性低级蛊苗,苗小咪就把这个女人直接变成一堆真正恶心人的东西。

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虽然她一直不太清楚自己的父亲是怎么去世的,但是苗小咪却隐约知道似乎他就遇上了一个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才会出的意外。当年他好心救了个女人,结果这个女人却妄想破坏他的家庭,没成功后还把他给害了。否则她就不会失去父亲,而苗小凤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依旧还是和和美美的一家子,会一直快快乐乐的在苗疆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快乐的生活,也许偶尔会出世到处走走看看,但更多的时侯,肯定是会一直在苗疆里生活。

在那大片的山林、高峰峻岭里过着快乐的日子。虽然有可能会因为这样,她这辈子都没可能有机会遇到索衡琛,遇到了,也绝对不会是以现在这样的方式。

咦,奇怪了,她最近怎么老是想起这些事情来。肯定是因为总是看到那个叫夏伊的小贱人的缘故。

“吃饭了。”将桌子摆满后,不待苗小咪开口,下午被接回来后就一脸怨念,早就等在桌子边侯着饭菜的罗小龙立即抓起筷子就是一顿狂吃猛塞,待得闻声而来的索衡琛赶过来的时侯,他已经迅速的接触掉了一整只鸡,目前正在吃着鸡屁股。等到索衡琛坐下时,他正式向着烤鸭进攻。

这只烤鸭预测大概在十五斤左右。肚子里被塞得满满,换个人吃,哪怕对方再能吃,也足够饱肚了,并且估计少说也要吃上十来分钟才能吃完,但是索衡琛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筷子一伸一夹,抢过鸭脖刚放入自己的碗头时,这只鸭子已经被彻底的分尸了,盘子里就剩一个鸭屁股。苗小咪分到了一条后腿。他则抢了一条鸭脖与头,剩下的全进了罗小龙的肚子。

可怜的娃。你到底该是有多饿啊?

要不是新管家告诉苗小咪,罗小龙在他那里吃了不少东西。苗小咪绝对会怀疑他中午没有吃过饭,遭了人虐待。

“慢点吃,别噎着了。”苗小咪无语,她跟索衡琛其实都不是什么能吃的人,虽然现在的身体需要的食物量大概增加了十倍数,毕竟也不是无底洞,跟着罗小龙抢了片刻后,两人的速度便慢了下来,开始无所谓的慢慢吃着,开始聊了起来:“白天你探查清楚没有,确定地方了吗?”

索衡琛点头,又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道:“东西确定是在那里没错,但似乎已经被移了位置,我怀疑是那些变异蚂蚁们筑窝的时侯发现了它,然后把东西给移走了,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藏在了蚁巢的深处,不是那只变异蚁后的居室,就是蚂蚁们的幼虫室里,不过也有大概五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在他们储存食物的存放室里。”顿了顿,索衡琛放下手里的碗以一种肯定的口吻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只变异蚁后的居所里,以它现在的智力足够理解人类只要是往地下深埋藏物,必为宝物这一条定理了,所以我怀疑东西极有可能就在它自己的住所。它再智明也还不到看懂人类的文字的程度,所以绝对不会毁掉一件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东西,但绝对会把它当成宝物收藏着。”

苗小咪下意识的咬住筷子尾,眼珠子转了几转道:“现在就跟一只这么强大的变异蚁后对上明显不太合理想,如果光只是对付它还好些,虽然它的精神力十分强大,但我还有应对方法,问题的关键在于它的那一大窝子的蚁兵们,那么多,捅了它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绝对是找死。看来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啊。”苗小咪郁闷,这事真不好解决。进入蚁巢?那不跟送死没什么两样嘛。

但不进去,则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办?别说是黑狱这个小地方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就算是离开这里,只要他们一天没有离开凤凰基地一天就还很危险。那些人现在就跟闻到腥味的猫,嗅到屎味的苍蝇一样,死活盯着他们不敢放了,现在这样,以后更是别说。一天不离开,一天不得安宁。她的分店可是建好了,按苗小咪的性格,只要分店一建成,不等生意稳定下来,立马就要准备走人的人。一百亿什么时侯没还完,苗小咪就一天不得安乐。

她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是有想着要四处走走看看,但不是像条狗似的四处奔波,劳累。

大半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苗小咪的情绪是真的很暴躁的,现在还没显示出来,等到真的显露出来,她还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今天晚上我们就只先去探一探情况好了,这事还真急不来,我估计那只变异蚁后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只是蓝晶那么简单,便是蓝晶,也该是蓝晶中阶巅峰或是高阶之间。不过它的攻击主要方向应该就是精神力,这一点上,我们先天性差了它不止一两点。但是它的防御能力应该很弱,毕竟是以生产为主要目标的蚁后,真刀真枪对上,绝对是只有它吃亏更多的份。”苗小咪点头,这一点她也很清楚,那只变异蚁后今天一直死缩在巢穴里不肯出来,你可以说它是根本不需要出战,毕竟手底下那么多蚁兵。173小说网又不是摆设来着,但是当自己放出小蝎与小银蛇,还有索衡琛开始大开杀戒的时侯,它仍没有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以当时的情景。就算他们依旧动摇不了它的根本,但真要拼杀下去,它不知道得死上多少蚁兵们。不过这还不是他们猜测它害怕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苗小咪自己与索衡琛都是修者,周身的血肉那可就是最高等级的。唐僧肉一般的存在,别说是那只变异蚁后了。真正施放起来,苗小咪可是感觉到后山不远处有着一道隐晦诡异的气息隐隐浮动,显得很是渴望。

苗小咪敢用自己的脑袋发誓,那里绝对有另一头至少是青阶的高级变异兽,正在垂涎着他们的血肉呢。

这凤凰基地还真够令人纠结的,别处现在别说青蓝阶了,就算是想找几只绿阶的变异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倒好,来到这里,又是青阶又是蓝阶的,什么时侯,这样实力的变异兽都成大街上的白菜,满地都有卖了?

当是玩游戏呢,越级挑怪?会死人的,就算是游戏里,角色拥有好几条命,死了可以复活,那也得有那么多的命可以给你无限制的一直挂掉,一直复活下去啊。

苗小咪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真的很疯狂,他跟索衡琛还有罗小龙三人一起来凤凰基地的路上也算是危机重重,各种各样的危险都遇到过,杀的高级变异兽也算不少了,但是真心的说,遇到的青阶变异兽总共也就那么几只,蓝阶的是根本没有遇见过,结果这才刚进凤凰基地几天,就发现了一只蓝阶应该是高级的的变异蚁后,然后它家的邻居是一只青阶的,从气息波动上来判断大概也是高级的变异兽。

尼妹滴,坑爹啊,高级副本,越级挑战啊。

他们肯定是走错地图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就算真是这样,为了索衡琛,再怎么危险也得去。不说别的,就冲着他们一路走来的这份交情,苗小咪也是不能掉头说走就走,说散就散的。

真要散也不是不行,前提是,她跟索衡琛以后,不,根本就没有以后了。

见面不是相识,就是仇,或许连再见面的机会也都没有了。

因为苗小咪并不觉得,他有可能可以活着从蚁巢里走出来,哪怕他身上现在也带着不少从自己这里花钱买来的商品,储物戒里只要存放有空气,一样能学着她般在关键时刻躲进去。但她自认对索衡琛还是挺了解的,身为一个正道剑修,他的道意就是像剑般,宁折不弯。除非自己把他劈晕后丢进自己的“幻神世界”里去躲着,否则索衡琛绝对只有折不会弯。咳咳,为毛她觉得这话很有歧义啊。

夏伊被人记起的时侯,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时侯了,也就是说她至少饿了三个来小时的肚子。但她被忘记,倒不是苏晨忘性太大,更不是他不重视夏伊,相反的,苏晨还是很在乎夏伊的,但经不起苗小咪与索衡琛两人有意无意的分散他的注意力,以致于苏晨根本没有时间机会去想去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号人叫夏伊。

事实上,要不是夏伊自己再也憋不住主动冒出来,苗小咪甚至能忽悠他忽悠到吃晚饭的时侯,苏晨才有那么个机会可能可以想起楼上还有一个夏伊在饿着肚子。

所以说,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嫉妒中的女人更是可怕的,苗小咪之前是懒得去理会夏伊。除了偶尔在心里不舒服一下,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的问题是,夏伊这个女人真的恶心到她了。

一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女人居然妄想对付他们?这真是天方夜谭,太阳估计不小心迷晕了头,从东方下山了,否则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离奇之事?

要不是觉得为这么个恶心人的东西浪费一只高级蛊虫真的太浪费,偏偏手头上又没有合适的一次性低级蛊苗,苗小咪就把这个女人直接变成一堆真正恶心人的东西。

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虽然她一直不太清楚自己的父亲是怎么去世的。但是苗小咪却隐约知道似乎他就遇上了一个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才会出的意外。当年他好心救了个女人,结果这个女人却妄想破坏他的家庭,没成功后还把他给害了。否则她就不会失去父亲,而苗小凤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依旧还是和和美美的一家子,会一直快快乐乐的在苗疆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快乐的生活,也许偶尔会出世到处走走看看,但更多的时侯。肯定是会一直在苗疆里生活。

在那大片的山林、高峰峻岭里过着快乐的日子。虽然有可能会因为这样,她这辈子都没可能有机会遇到索衡琛,遇到了,也绝对不会是以现在这样的方式。

咦,奇怪了,她最近怎么老是想起这些事情来。肯定是因为总是看到那个叫夏伊的小贱人的缘故。

“吃饭了。”将桌子摆满后,不待苗小咪开口,下午被接回来后就一脸怨念,早就等在桌子边侯着饭菜的罗小龙立即抓起筷子就是一顿狂吃猛塞。待得闻声而来的索衡琛赶过来的时侯,他已经迅速的接触掉了一整只鸡。目前正在吃着鸡屁股。等到索衡琛坐下时,他正式向着烤鸭进攻。

这只烤鸭预测大概在十五斤左右。肚子里被塞得满满,换个人吃,哪怕对方再能吃,也足够饱肚了,并且估计少说也要吃上十来分钟才能吃完,但是索衡琛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筷子一伸一夹,抢过鸭脖刚放入自己的碗头时,这只鸭子已经被彻底的分尸了,盘子里就剩一个鸭屁股。苗小咪分到了一条后腿,他则抢了一条鸭脖与头,剩下的全进了罗小龙的肚子。

可怜的娃,你到底该是有多饿啊?

要不是新管家告诉苗小咪,罗小龙在他那里吃了不少东西,苗小咪绝对会怀疑他中午没有吃过饭,遭了人虐待。

“慢点吃,别噎着了。”苗小咪无语,她跟索衡琛其实都不是什么能吃的人,虽然现在的身体需要的食物量大概增加了十倍数,毕竟也不是无底洞,跟着罗小龙抢了片刻后,两人的速度便慢了下来,开始无所谓的慢慢吃着,开始聊了起来:“白天你探查清楚没有,确定地方了吗?”

索衡琛点头,又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道:“东西确定是在那里没错,但似乎已经被移了位置,我怀疑是那些变异蚂蚁们筑窝的时侯发现了它,然后把东西给移走了,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藏在了蚁巢的深处,不是那只变异蚁后的居室,就是蚂蚁们的幼虫室里,不过也有大概五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在他们储存食物的存放室里。”顿了顿,索衡琛放下手里的碗以一种肯定的口吻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只变异蚁后的居所里,以它现在的智力足够理解人类只要是往地下深埋藏物,必为宝物这一条定理了,所以我怀疑东西极有可能就在它自己的住所。它再智明也还不到看懂人类的文字的程度,所以绝对不会毁掉一件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东西,但绝对会把它当成宝物收藏着。”

苗小咪下意识的咬住筷子尾,眼珠子转了几转道:“现在就跟一只这么强大的变异蚁后对上明显不太合理想,如果光只是对付它还好些,虽然它的精神力十分强大,但我还有应对方法,问题的关键在于它的那一大窝子的蚁兵们,那么多,捅了它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绝对是找死。看来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啊。”苗小咪郁闷,这事真不好解决。进入蚁巢?那不跟送死没什么两样嘛。

但不进去。则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办?别说是黑狱这个小地方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就算是离开这里,只要他们一天没有离开凤凰基地一天就还很危险。那些人现在就跟闻到腥味的猫,嗅到屎味的苍蝇一样,死活盯着他们不敢放了,现在这样,以后更是别说。一天不离开,一天不得安宁。她的分店可是建好了,按苗小咪的性格。只要分店一建成,不等生意稳定下来,立马就要准备走人的人。一百亿什么时侯没还完,苗小咪就一天不得安乐。

她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是有想着要四处走走看看,但不是像条狗似的四处奔波,劳累。

大半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苗小咪的情绪是真的很暴躁的,现在还没显示出来,等到真的显露出来,她还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今天晚上我们就只先去探一探情况好了,这事还真急不来,我估计那只变异蚁后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只是蓝晶那么简单。便是蓝晶,也该是蓝晶中阶巅峰或是高阶之间。不过它的攻击主要方向应该就是精神力,这一点上,我们先天性差了它不止一两点。但是它的防御能力应该很弱,毕竟是以生产为主要目标的蚁后。真刀真枪对上,绝对是只有它吃亏更多的份。”苗小咪点头。这一点她也很清楚,那只变异蚁后今天一直死缩在巢穴里不肯出来,你可以说它是根本不需要出战,毕竟手底下那么多蚁兵,又不是摆设来着,但是当自己放出小蝎与小银蛇,还有索衡琛开始大开杀戒的时侯,它仍没有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以当时的情景,就算他们依旧动摇不了它的根本,但真要拼杀下去,它不知道得死上多少蚁兵们。不过这还不是他们猜测它害怕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苗小咪自己与索衡琛都是修者,周身的血肉那可就是最高等级的,唐僧肉一般的存在,别说是那只变异蚁后了,真正施放起来,苗小咪可是感觉到后山不远处有着一道隐晦诡异的气息隐隐浮动,显得很是渴望。

苗小咪敢用自己的脑袋发誓,那里绝对有另一头至少是青阶的高级变异兽,正在垂涎着他们的血肉呢。

这凤凰基地还真够令人纠结的,别处现在别说青蓝阶了,就算是想找几只绿阶的变异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倒好,来到这里,又是青阶又是蓝阶的,什么时侯,这样实力的变异兽都成大街上的白菜,满地都有卖了?

当是玩游戏呢,越级挑怪?会死人的,就算是游戏里,角色拥有好几条命,死了可以复活,那也得有那么多的命可以给你无限制的一直挂掉,一直复活下去啊。

苗小咪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真的很疯狂,他跟索衡琛还有罗小龙三人一起来凤凰基地的路上也算是危机重重,各种各样的危险都遇到过,杀的高级变异兽也算不少了,但是真心的说,遇到的青阶变异兽总共也就那么几只,蓝阶的是根本没有遇见过,结果这才刚进凤凰基地几天,就发现了一只蓝阶应该是高级的的变异蚁后,然后它家的邻居是一只青阶的,从气息波动上来判断大概也是高级的变异兽。

尼妹滴,坑爹啊,高级副本,越级挑战啊。

他们肯定是走错地图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就算真是这样,为了索衡琛,再怎么危险也得去。不说别的,就冲着他们一路走来的这份交情,苗小咪也是不能掉头说走就走,说散就散的。

真要散也不是不行,前提是,她跟索衡琛以后,不,根本就没有以后了。

见面不是相识,就是仇,或许连再见面的机会也都没有了。

因为苗小咪并不觉得,他有可能可以活着从蚁巢里走出来,哪怕他身上现在也带着不少从自己这里花钱买来的商品,储物戒里只要存放有空气,一样能学着她般在关键时刻躲进去。但她自认对索衡琛还是挺了解的,身为一个正道剑修,他的道意就是像剑般,宁折不弯。除非自己把他劈晕后丢进自己的“幻神世界”里去躲着,否则索衡琛绝对只有折不会弯。咳咳。为毛她觉得这话很有歧义啊。

夏伊被人记起的时侯,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时侯了,也就是说她至少饿了三个来小时的肚子。但她被忘记,倒不是苏晨忘性太大,更不是他不重视夏伊,相反的,苏晨还是很在乎夏伊的,但经不起苗小咪与索衡琛两人有意无意的分散他的注意力,以致于苏晨根本没有时间机会去想去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号人叫夏伊。

事实上,要不是夏伊自己再也憋不住主动冒出来。苗小咪甚至能忽悠他忽悠到吃晚饭的时侯,苏晨才有那么个机会可能可以想起楼上还有一个夏伊在饿着肚子。

所以说,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嫉妒中的女人更是可怕的,苗小咪之前是懒得去理会夏伊,除了偶尔在心里不舒服一下,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的问题是。夏伊这个女人真的恶心到她了。

一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女人居然妄想对付他们?这真是天方夜谭,太阳估计不小心迷晕了头,从东方下山了,否则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离奇之事?

要不是觉得为这么个恶心人的东西浪费一只高级蛊虫真的太浪费,偏偏手头上又没有合适的一次性低级蛊苗,苗小咪就把这个女人直接变成一堆真正恶心人的东西。

这辈子。她最讨厌的就是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虽然她一直不太清楚自己的父亲是怎么去世的,但是苗小咪却隐约知道似乎他就遇上了一个像夏伊这样的贱女人才会出的意外。当年他好心救了个女人,结果这个女人却妄想破坏他的家庭,没成功后还把他给害了。否则她就不会失去父亲。而苗小凤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依旧还是和和美美的一家子。会一直快快乐乐的在苗疆过着属于他们的幸福快乐的生活,也许偶尔会出世到处走走看看。但更多的时侯,肯定是会一直在苗疆里生活。

在那大片的山林、高峰峻岭里过着快乐的日子。虽然有可能会因为这样,她这辈子都没可能有机会遇到索衡琛,遇到了,也绝对不会是以现在这样的方式。

咦,奇怪了,她最近怎么老是想起这些事情来,肯定是因为总是看到那个叫夏伊的小贱人的缘故。

“吃饭了。”将桌子摆满后,不待苗小咪开口,下午被接回来后就一脸怨念,早就等在桌子边侯着饭菜的罗小龙立即抓起筷子就是一顿狂吃猛塞,待得闻声而来的索衡琛赶过来的时侯,他已经迅速的接触掉了一整只鸡,目前正在吃着鸡屁股。等到索衡琛坐下时,他正式向着烤鸭进攻。

这只烤鸭预测大概在十五斤左右,肚子里被塞得满满,换个人吃,哪怕对方再能吃,也足够饱肚了,并且估计少说也要吃上十来分钟才能吃完,但是索衡琛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筷子一伸一夹,抢过鸭脖刚放入自己的碗头时,这只鸭子已经被彻底的分尸了,盘子里就剩一个鸭屁股。苗小咪分到了一条后腿,他则抢了一条鸭脖与头,剩下的全进了罗小龙的肚子。

可怜的娃,你到底该是有多饿啊?

要不是新管家告诉苗小咪,罗小龙在他那里吃了不少东西,苗小咪绝对会怀疑他中午没有吃过饭,遭了人虐待。

“慢点吃,别噎着了。”苗小咪无语,她跟索衡琛其实都不是什么能吃的人,虽然现在的身体需要的食物量大概增加了十倍数,毕竟也不是无底洞,跟着罗小龙抢了片刻后,两人的速度便慢了下来,开始无所谓的慢慢吃着,开始聊了起来:“白天你探查清楚没有,确定地方了吗?”

索衡琛点头,又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道:“东西确定是在那里没错,但似乎已经被移了位置,我怀疑是那些变异蚂蚁们筑窝的时侯发现了它,然后把东西给移走了,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藏在了蚁巢的深处,不是那只变异蚁后的居室,就是蚂蚁们的幼虫室里,不过也有大概五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在他们储存食物的存放室里。”顿了顿,索衡琛放下手里的碗以一种肯定的口吻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只变异蚁后的居所里,以它现在的智力足够理解人类只要是往地下深埋藏物,必为宝物这一条定理了,所以我怀疑东西极有可能就在它自己的住所。它再智明也还不到看懂人类的文字的程度,所以绝对不会毁掉一件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东西,但绝对会把它当成宝物收藏着。”

苗小咪下意识的咬住筷子尾,眼珠子转了几转道:“现在就跟一只这么强大的变异蚁后对上明显不太合理想,如果光只是对付它还好些,虽然它的精神力十分强大,但我还有应对方法,问题的关键在于它的那一大窝子的蚁兵们,那么多,捅了它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绝对是找死。看来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啊。”苗小咪郁闷,这事真不好解决。进入蚁巢?那不跟送死没什么两样嘛。

但不进去,则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办?别说是黑狱这个小地方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就算是离开这里,只要他们一天没有离开凤凰基地一天就还很危险。那些人现在就跟闻到腥味的猫,嗅到屎味的苍蝇一样,死活盯着他们不敢放了,现在这样,以后更是别说。一天不离开,一天不得安宁。她的分店可是建好了,按苗小咪的性格,只要分店一建成,不等生意稳定下来,立马就要准备走人的人。一百亿什么时侯没还完,苗小咪就一天不得安乐。

她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是有想着要四处走走看看,但不是像条狗似的四处奔波,劳累。

大半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苗小咪的情绪是真的很暴躁的,现在还没显示出来,等到真的显露出来,她还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今天晚上我们就只先去探一探情况好了,这事还真急不来,我估计那只变异蚁后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只是蓝晶那么简单,便是蓝晶,也该是蓝晶中阶巅峰或是高阶之间。不过它的攻击主要方向应该就是精神力,这一点上,我们先天性差了它不止一两点,但是它的防御能力应该很弱,毕竟是以生产为主要目标的蚁后,真刀真枪对上,绝对是只有它吃亏更多的份。”苗小咪点头,这一点她也很清楚,那只变异蚁后今天一直死缩在巢穴里不肯出来,你可以说它是根本不需要出战,毕竟手底下那么多蚁兵,又不是摆设来着,但是当自己放出小蝎与小银蛇,还有索衡琛开始大开杀戒的时侯,它仍没有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以当时的情景,就算他们依旧动摇不了它的根本,但真要拼杀下去,它不知道得死上多少蚁兵们。不过这还不是他们猜测它害怕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苗小咪自己与索衡琛都是修者,周身的血肉那可就是最高等级的,唐僧肉一般的存在,别说是那只变异蚁后了,真正施放起来,苗小咪可是感觉到后山不远处有着一道隐晦诡异的气息隐隐浮动,显得很是渴望。

苗小咪敢用自己的脑袋发誓,那里绝对有另一头至少是青阶的高级变异兽,正在垂涎着他们的血肉呢。

这凤凰基地还真够令人纠结的,别处现在别说青蓝阶了,就算是想找几只绿阶的变异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倒好,来到这里,又是青阶又是蓝阶的,什么时侯,这样实力的变异兽都成大街上的白菜,满地都有卖了?

当是玩游戏呢,越级挑怪?会死人的,就算是游戏里,角色拥有好几条命,死了可以复活,那也得有那么多的命可以给你无限制的一直挂掉,一直复活下去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