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节 感动
作者:知兵堂 更新:2019-09-24

此刻站在楼阁上的住持和长门,看着远处的我和川岛纠缠在一起的身影,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小子,看起来挺不错的,没有受过特别训练的平常人,体力的极限也达不到他那种地步,呵呵,或许还真有望打败‘十八铜人’也说不定。”

“嗯。”长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眼神中尽是期待。

“稀饭和馒头……也行,快告诉我饭堂在哪里吧。”我还以为禅崇寺里的伙食每餐能够像昨天长门给我做的一样,看来是自己想得太美好了。

“饭堂就在那边。”川岛把手指向远处的一座古寺建筑,“这里所有的武僧吃饭都在饭堂里面,现在已经开饭了,如果你去得晚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喂……我现在动不了怎么去啊!刚才的训练已经耗尽了我的体力……”我现在连申辩的力气都没有。

“那是你的问题,不关我的事,我要吃饭去了。哎呀,甜点,水果,听起来好像也蛮不错的…”川岛吹着口哨,悠闲的从我身边走过去,那一时间的动作让我想起了那只狐假虎威的狐狸。

肚子已经很饿了,早上也没吃早饭,一起床就做了这么剧烈的运动,现在机体能量已经被榨干了,力量像流水一般,细小的从身体各个毛孔丝丝脉脉的涌现出来,逐渐的汇聚,让我忍着周身的疼痛,慢慢的朝着饭堂移动过去。

“对了。”川岛转过身来,差点让我一个激灵,我现在看到这个人的表情就害怕,听到他的说话心里就有阴影,如果要给川岛起个绰号,已经用得上魔鬼级别了。

川岛说道:“本来每天的早中晚都有训练,但是看你今天是第一天来,今晚的训练你就免了,从明天开始,你准备好,将参加晚间训练。”

我发现自己已经感觉到了绝望。

饭堂好不容易在我坚持不懈的挪动下近在咫尺,我已经看到希望的曙光,食物的力量是很巨大的,在我看来,足以改变一个宗教的信仰,我现在的信仰,就是在饭堂里面吃到丰盛的饭菜。

但是等到我一进去的时候,完全已经傻了眼,里面哪里还有人啊,只有一些僧人在收捡着桌子上的各类碗筷,还有一些倒在水桶里面的残羹,我目睹现在的情形,不亚于看到遭到**轰炸过后一片狼藉不堪入目的广岛。

身体的疼痛传来,腿部因为剧烈运动分泌过多的乳酸让脚部肌肉一阵酸一阵疼的,差点就快痉挛,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委屈传来,让我鼻子也跟着有些酸楚,心里只有那么一道防线,眼泪就要大滴大滴的掉落下来,砸在地面上,砸在我拼命挪动的脚下,砸下我苦苦坚持的彼岸梦想。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抬头看向饭堂的天花板,第一次感受到无依无靠的孤独,这个动作,可以让我保持着眼泪不会轻易的掉落下来。

原来,只要头一直看向天空,眼泪就会流到心里面去,即使表面上还在微笑。

突然面前就那么平白的多了一碗灰青瓷碗盛放的米汤,淡淡的香气朦胧萦绕在我现在对食物异常敏感的鼻子旁边,让我刚才肚子里才平息的馋意此刻又活跃起来。

我转头看过去,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僧人站在我的面前,年纪比我还要小很多,大概才十岁出头的样子。此刻他手捧着一碗米汤,眼睛清澈的看着我,面部带着微笑,眼珠子看看手中的米汤,再看看我,示意我乘热喝掉。

我捧起米汤,嘴巴掀着碗边,吸吮着热腾腾带着清香的米汤,粘稠的米汤顺着我干涸的喉道滑了下去,带着些温暖的热量,还有一些糖分混合在内甜丝丝的味道,让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逐渐蔓延的眼泪,在米汤的回肠荡气间决了堤。

“谢谢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擦掉眼角不断滑下的眼泪,声音哽咽的问旁边小和尚,虽然我现在的样子有些难看,但是我保证自己的表情,已经是我现在的这个状态下面努力做出的最和谐友善的表情。

“我叫木信,是寺里面年龄最小的,你应该就是那个住持刚收的弟子,日司小全吧。”

“嗯。”我点了点头。

“哈哈,虽然你年龄比我大很多,但从辈分上来算你可是我师弟哦。”木信俏皮地眨眼笑道。

“师弟…?”我面上的表情一下愣住了,这个小男孩竟然还是我的师兄!

“木信师弟,你可不要欺负你的小全师弟哦。”这时从木信身后走来六位身穿黑色僧袍的僧人,其中走在最前的一人从后面拍了拍木信的肩膀,笑道。

“我哪有啊!”木信一脸委屈的瞪着那六人,嘟起来小嘴。

“呵呵,小全师弟,见谅哈,这小子就是调皮了点。虽然你的辈分没他大,但是有时候也要好好管管他,不然就真的无法无天了。”一位僧人嬉笑着摸了摸木信的小光头道,脸上带着一副爱不释手的表情。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我走了,哼。”木信忿忿地甩掉那个僧人放在自己头顶上的手,鼓着嘴巴就走了。

“这小子……”几人望着木信离去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个……几位是?”我看着有些眼熟的六人,突然问了一句。

“哈哈,忘了做介绍了。我叫吉田,是你的二师兄。”吉田说完便一一指向站在他身边的几名僧人,“按辈分排下去,龙也、翔平、高桥、三浦、森田。”

吉田在介绍着的同时,我这才仔细地打量了他们,龙也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生得十分秀气;翔平就是一副天生笑星的模样,看到他滑稽的表情我都忍不住想笑;高桥长得高大威猛,宽松的僧袍内凸出硕大的肌肉,和周围人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三浦和森田似乎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相貌也如常人一般。

我分别对着他们双手合十,微微鞠躬表示恭敬,他们也纷纷向我回了一礼。

“小全师弟,在我们面前你就别客气了。”吉田拍了拍我的后背,笑呵呵道。

“嗯……”我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告诉你个秘密哦,你可千万别跟川岛师兄说。”吉田神秘兮兮地将头凑到我耳边道。

“什么……”一提到川岛,我肚子就冒出一股怒火。川岛他显然是故意的,让我跑圈,却在所有人都吃完饭了的时候,才叫自己去吃饭,却哪里还有饭菜啊。

吉田看我气冲斗牛的样子,大概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语气平和道:“其实你错怪川岛师兄了。”

“我错怪他了?!”我脑袋开始有些发晕,川岛他难道不是那种不可理喻的人吗?

“嗯,你刚刚吃的那碗米汤其实是川岛师兄吩咐特别为你做的,他估计你来了什么也吃不到,所以就预先让我们准备了一份。喏,这里还有几个馒头,你都拿去吃吧。”说完便递给我一碟馒头,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盯着这些白白嫩嫩的大馒头,我彻底沉默了,内心里却一直在翻江倒海。原来,原来这些食物都是川岛让他们为我准备的,虽然训练是苛刻了点,但是我现在突然感觉到我的身体变得轻了很多,大概是激发起了我的身体极限吧。

“你别看川岛师兄平时对我们要求这么严格,整天绷着一张凶脸,其实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平常对我们就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每当我们犯下过错,他都会把错归咎在自己身上,希望能够免去我们的惩罚。而且他还会经常的去帮助和关心寺院的老人和小孩,在其他人眼里,他可是一个大好人。”吉田深情的面容上,写满了真挚,让我差点再次的流出眼泪。

“希望你能把禅崇寺当做是你的家,大家都是你的家人,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其余的五人也是用着善意的眼神望着我,点点头,在这个远离父母,远离亲人朋友,远离正常世界的禅崇寺,也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

“好了,我们先走了,上午的训练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也快一点吧,不然川岛师兄又要生气了。”吉田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行人便走出了饭堂。

我盯着眼前的馒头,一手抓起一个,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训练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川岛似乎是特意针对我一样,施加给我的任务量越来越大,虽然我面对着川岛还是那一副半冷不冷的模样,但是我心里却不恨他,我知道他用着最严格的方式来训练我,比其他的武僧还要承受得更多更多,记得有那么一句话:付出的越多,收获也就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