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请你多多多关照
作者:随心一悦 更新:2019-09-24

“我不认为。”叶凉烟悄悄的回眸瞥了一眼紧追随着他们身后的裴睿。

以前的他,是有多花花公子整个国际众所周知。如果真的只是想要何莉莉肚子里的孩子,他照样是可以继续出去风花雪月,本来就是两不误的。但是从自己刚刚瞧着裴睿对何莉莉的容忍,就心中有数到,他把她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里。

若不是……他怎么会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任凭她噼里啪啦个不停的骂自己而不反驳一句话?她可还没见得裴睿是一个能忍的男人。

所以,有句话真的是这样: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但既然何莉莉不认为是这样,叶凉烟也不想说太多。

何莉莉带着叶凉烟走进了一栋公寓的大堂,按下了电梯。他们都没说孩子的事儿,因为现在叶凉烟也不是很想提。

“怎么不见裴睿了?”叶凉烟再次转身,刚刚一直跟着他们的裴睿不在了。

与此同时,电梯门“叮”的一声,钢化门自动的缓缓开启。

何莉莉的肚子虽然还没见凸出来,但叶凉烟也知道怀孕是很辛苦的,所以就不想再麻烦她了,手指按到她要去的楼层,“我知道怎么去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谢谢。”

“客气什么!再见了。”何莉莉也没跟进去,对着电梯里的人挥了挥手。

叶凉烟按下关门键。

-

“爸比,为什么我们忽然要来这里?不是说好今天要去游乐场吗?”棉花糖满心就想着玩,从小就坐不定,三分钟不到就要蹦跶。

相反,墨梓轩很淡定的坐着,心里也在满怀期待,茶几面上放着不少画水彩的工具。没人知晓,他一直都以自己爹地为偶像。既然他说他的美术是体育老师教的,那么他就要用心的学好。

墨辰霆一手稳稳的抱着棉花糖,一只手将车钥匙随意的扔到鞋柜面。然后半弯下腰,将棉花糖放到地上让她自己走。这里他们并不是经常来,偶尔会来,可但凡是有棉花糖要参与的地方,墨辰霆都会事先安排人将地砖铺上一层软软的毯子。

原本是要司机送墨梓轩来的,可棉花糖不依,说轩轩去哪她就要跟着去哪。墨辰霆没办法,只能载着他们两个一块来了。

棉花糖不爱画水彩,但是见着五颜六色的水彩粉呈现在自己眼前,她一时间就来了点画画的兴趣。

墨辰霆抬起手腕淡漠的瞄了一眼手表里的时间,他们提前一个多钟头来了。但没见那个所谓的“负资产”美术老师出现。平时都是别人等他,今天竟然他来等人!很好,美术老师。

棉花糖抱着一堆水彩笔跑到墨梓轩身边,跳上沙发坐好,声音糯糯软软的:“我也要学。”

墨梓轩已经注意到自己的爹地等得不大耐烦了,他敢打包票,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学的话,待会那个美术老师来了,墨辰霆绝对会赶人走。但这会儿棉花糖也说要学,估计他就会改变注意了。

“叮咚,叮咚。”

大厅里传来了两阵清脆的门铃声。

棉花糖很好客也很有礼貌的,所以在听见有门铃声之后,便从沙发跳下来,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毯子上。还好毯子够软。棉花糖也没像别人那样一个小小的摔倒就哭得天崩地裂,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揉了揉小屁.股,憨憨的笑着,傻乎乎的自言自语:“摔倒了。”

墨辰霆的长腿已经迈步到防盗门后,骨节修长的五指握着门把,缓缓的拧开。

“抱歉,我不知道会迟到,抱歉,抱歉……”

“抱……”

站在门口的叶凉烟猛地抬起头,映入眼睑的是……瞬时瞪大了眼,大脑被原子弹轰炸成一片废墟,什么都想不到了。

五年没见,岁月确实没在他的身上留下半点沧桑。反而,比过去还要成熟了。五年前,他总是冷冰冰的,现在虽亦如此,可她很不注意的瞄到他幽深如潭的黑眸,显然是多了几分过去自己从来不曾接触过的柔和。

是因为带着孩子的关系吗?

墨辰霆的五指还攥着内里的门把,刹那间,精明警惕如他的大脑也停止了运转。就是这样,四目以对了约莫几分钟。

叶凉烟回过神后,他这么冷飕飕的盯着自己,浑身就显得极其不自在。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有点尴尬且又有些急促的对他解释:“其实原本今天不是我来的,是幼儿园另外两名美术老师去了旅游,所以,所以……”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刚刚一直被自己在心里吐槽土豪家庭的那个男人,就是她一对龙凤胎的父亲。真是搬了巨石砸了自己的脚。

“我,我……”叶凉烟的手很无意识又特紧张的抓住了一把长发。

她想说,我要么先走吧?

忽地,男人的手松开了门把,温度尚好的大掌一把攥住她抓着背包的小手,将她扯进了屋里,然后再快速的反手合上防盗门。

这一连串叶凉烟都是来不及阻止跟甩开的,他的动作太过快而又特别大力,她想甩也压根甩不开。

叶凉烟被抵在了墙边,他的一只手撑住她身边一侧的墙。叶凉烟清澈且黑白分明的眼睛抬起,对着他的俊脸转了转。只见他薄情的唇微微抿着,刚刚黑眸里那缕极浅的柔和已经彻底消失,彼时彼刻,他从头到尾都是冷漠的。

叶凉烟的背脊一颗颗的冷汗滋生起来。

她的视线被他精瘦高大的身躯全部堵住,完全就瞧不到客厅里孩子。

虽说五年不见,但叶凉烟对墨辰霆还是打心底害怕的。她总是怕自己会哪一天忽然间碰见他,或者他会很愤怒的毒舌她一通,或者他会牵着另外一个女人与自己擦肩而过……但她从来就没想过,他们的再次相遇,会是这样!

棉花糖坐在毯子上,墨梓轩在沙发坐着,他们两个互相对视一下。也被这样的场景微微的吓了一跳。

“爸比……”棉花糖软软的对着站在防盗门旁边的父亲后背说话。

墨梓轩有预感,今天的美术课不用上了。

他很淡定的把茶几上的水彩工具一件一件的收拾起来,然后放进盒子,抱在怀里,牵着棉花糖的手,“我教你画画。”

棉花糖撅了撅嘴,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也不是特别刁蛮的人,尤其是墨梓轩教她,她就更欢喜了,便一手捂着小嘴,然后跟着墨梓轩的脚步走进房间。

听着儿子跟棉花糖的声音,她的心猛然一悸。

可是,这样的相遇太狗血了吧?而且她现在都丢脸丢到儿女那边!她还要怎么为人师表为人母亲了?

叶凉烟皱起了眉头,“先生,我是收了您一个小时一万块家教费的家教老师,您是想要把时间都浪费在看我吗?”她在说着先生跟一万块的时候,还刻意咬重了字音。

墨辰霆紧抿的薄唇微微的斜起,扬着一个很浅的弧度,轮廓冰冷的俊脸邪魅至极。但是他这抹笑是带着讽刺的,叶凉烟已经看出来了。

然后,薄唇微启,性感的嗓音不缓不慢:“老师,这就是你对学生父亲说话的态度?”

这句老师在别人嘴里说出来是特别舒服的,但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吐出来的声音,绝对是讥讽刺耳。

叶凉烟垂放着的双手拳头默默收紧,好吧,她不够他毒舌。红唇硬是挤出一个假笑,语气不冷不淡的反驳他:“那孩子他父亲,这就是您对欢迎老师的态度吗?”

“恩,这种态度确实不行。”下一秒,他就接了她的话。

叶凉烟以为墨辰霆是要松开自己,没想着他竟然就直接抱起了自己,长腿迈步到客厅,将她重重的扔进沙发。叶凉烟被扔得浑身骨子散架。

她又以为他会有下一步,所以叶凉烟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胸前,眼睛充满警惕。

墨辰霆站在毯子上,黑眸垂下一瞬不转的睨着女子,眼底闪过一点算计,接着便开口,刚刚偏冷的声线转换成了带着温柔的嗓音:“糖糖,墨梓轩,出来叫老师。”

他是跟老师的字眼给扛上了。

不过叶凉烟听见他叫棉花糖跟儿子出来,她就迅速的开始整理自己优点凌乱的头发,再有点紧张兮兮的望着自己穿的衣服。随后,原本关了起来的房门咔擦一声打开,两个小人儿手牵手的走着出来。儿子很明显比女儿高了一个头。但棉花糖对叶凉烟特别好奇,所以那双黝黑的大眼睛就一直盯着她看。

墨梓轩也稍稍的睨了下棉花糖,再淡定的转去看了看坐在沙发姿势很好的“美术老师”,心里一点忖思掠过。

“爸比,这就是我跟轩轩以后的老师吗?可是一万块一个小时太贵了。”棉花糖从小就像是掉进了钱眼那样,对各种币充满着兴趣,所以在这之前,她就问过她爸比,请这个美术老师要多少钱。

墨辰霆看棉花糖的眼神绝对是跟叶凉烟的是完全两个正相反。不知道为什么,叶凉烟就是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他的大掌覆上棉花糖毛茸茸的小脑袋,“你也认为不值?”

“嗯,我觉得这个老师的水平不怎样。”棉花糖用力的一点头。

“那糖糖认为多少钱值?”

“我认为……一百块?”棉花糖竖起一根食指,一只手捂着嘴微笑的说着。

这两父女的抠门真是有得一挥。

叶凉烟就差还没掀桌走人!她紧紧的咬着牙,一直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在孩子面前不能生气。

“老师,我叫墨梓轩。以后请你多多关照。”相比较棉花糖的没礼貌之下,墨梓轩很有礼貌的走过去,绅士的伸出手跟叶凉烟打招呼。

叶凉烟一愣,怔忪了半刻,眼睛瞬时红了。

“老师?”墨梓轩再叫了一声她。

叶凉烟迅速缓过神,伸出手紧紧的与墨梓轩回握。

那边的棉花糖跟墨辰霆已经私自改了叶凉烟的时薪,墨辰霆幽幽的坐到与叶凉烟隔着一张茶几的沙发上,棉花糖狗腿的跟去爬到他大腿上坐着。两父女齐刷刷的盯着对面,“老师,我跟糖糖商量好,最后决定……”他故意顿了顿,再说:“一百日元一天。”

棉花糖附和的点头,“老师,你是日.本回来的对吗?如果是酱紫的话,那rmb你肯定拿不习惯,还是日元吧。”

这两父女还真是给她想得够周到!那要不要她谢主隆恩了?

叶凉烟真心想走人了,不带这么欺负她的吧?

可是墨梓轩好期待的盯着她,“老师,我真的很想要学好画画,再画一幅一家四口的水彩画。”

叶凉烟烦躁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酸涩。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把两个孩子丢下就这么一走了之,连孩子们第一次学走路,开口叫人,她都没有见证到。

好吧好吧,她就为了儿子留下。

“老师,税的方面你别紧张,我会通知财务计算清楚。”墨辰霆再冷冷的补了一刀。

叶凉烟满心内伤……

一百日元还要扣税,亏他们两父女能想得出来。

-

接下来与其说是叶凉烟教墨梓轩学水彩画,还不如说是棉花糖折腾老师才对。

“老师,我摔倒了。”棉花糖噗通的跳到毯子上,还故意扁起了嘴。明明某个男人就坐在沙发上,而且现在摔着还是他那狼狈为奸的女儿,他竟然就不扶一下。

墨梓轩很专心致志的调着水彩颜色。那边的棉花糖一直传呼“老师老师老师”。所以墨梓轩就放下水彩盘,很体贴的对叶凉烟说:“老师,你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

谁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的,站起来,叶凉烟绝对不会扇她几个耳光!

叶凉烟情不自禁的揉了揉墨梓轩的脑袋,“好。”然后她就从毯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对面。

“老师,你效率这么慢是不行的,还有啊,我爹地可是给你一百日元一天那样的高薪。”棉花糖自己爬了起来,还不忘数落一顿叶凉烟,“算了,老师你不喜欢我。”

一百日元一天那样的高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