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安心语(全书完)
作者:wodedao 更新:2019-09-24

????命运的齿轮转动,世间的道路并不会因某人而移动,于真相大白的三年后…

????失落无神的望着窗外,心中徘徊着那消失不去的影像,那一刻白发的痴情男子,怎么挥也挥不出心房。

????“韩真…”情深意浓的呼喊,回荡在这小小的办公室里,不知何时泪以溢满了脸庞,声声凄凉悲痛伤情,却怎么也唤不回那一人。

????“砰、砰、砰、砰…”扰人的扣门声,配合着某人的叫喊:“温丝蕾大人、温丝蕾大人、温…”如催魂的魔歌,让心系那一人的温丝蕾不的不回神。

????背过身抹尽泪花,遥望遥远的彼方,声色极为不悦道:“进来,我不是说过除非必要,否则别打扰我吗?”

????刚进门的小兵吓的身子一颤,不自觉地退了一步,结巴却快速的解释道:“有、有…两个人想见、见您…他…他们说是您的…”

????望了一眼那萧索的背影,语调中多了点欣喜,不由又进了一步声音大了些,语气也顺畅多,像是在宣布喜事般乐陶陶道:“他们自称是您的老朋友!”

????温丝蕾向来对属下和善,人儿又生得可爱颇的属下的爱戴,可自从上次出任务归来,温丝蕾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又老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命人不得打扰,这怎么不叫做属下的担忧紧张。

????如今有长官的老朋友相访,又怎么不让他们心欢!也许,长官会因此找回昔日的笑容,哪怕只是短暂如烛火,也令他们够开心哩!

????沉默良久,温丝蕾叹息道:“帮我转告他们,我很抱歉,我谁都不见。”目光聚聚散散,飘乎于遥远的某处。

????谁都不见,轻描淡写却伤情无比,若非心已随那人死去,温丝蕾又怎么忍心道的出这一句。

????小兵一怔,忽然不顾长幼的吼道:“您还要再沉沦到什么时候?您还要再封闭自己多久?”只见眼前长官双臂一跳,却是不发一语。

????小兵眼中的神彩转为挚热,恭敬的躯身行礼,语气坚定道:“属下将转告贵客,您公务繁忙请稍待片刻…请您…务必抽空会见!”

????“是吗?她不愿意见我们?”一名银发俊秀的年轻男子,晃着手中半满的高脚杯神色黯然道。

????一旁黑衣蒙面女子伸过手温柔地拍拍男子,一双深遂的幽瞳暗显着鼓励。

????男子放下酒杯,俊秀的脸庞带着温柔的笑意:“可否请你带我们去她那里,我们想亲自去见见她。”

????小兵又是一怔,接着欣喜若狂点首不停,然而当他将要握上门把时,房门先一步的自动开启。

????印入眼的是神色迷蒙如至身梦幻的温丝蕾,水雾漾然的美眸所蕴酿的是不可至信亦是狂喜。

????当黑衣女子美目含笑,欣然点首,温丝蕾泪光闪闪不顾一切的扑入银发男子怀里,哭成了泪人儿哩!

????小兵笑了,并且悄悄地退出房里…

????“姊,我们不回去了吗?”

????前方女子娇俏的转过身,玉指交织后拉,前倾身子凑至男子面前,俏皮的眨眼,颇为神秘道:“你认为~有必要吗~?”

????“唔…”许凌风摸摸鼻子苦笑道:“好像没必要…”

????“就说嘛~!”蓝冰拉着许凌风的手雀跃如鸟儿绕着许凌风打转,欢愉的笑声自两者间传出,那是多么的和谐又美妙!

????蓝冰从未有过这般的欢乐,从前的她必需板着脸执行一个个她不愿意去做的任务,于染血回归后,她只能将自己放纵在不纯洁的欢笑中。

????如今这一切都没必要了,拥着许凌风,蓝冰吃吃地笑了,自由的光茫在她眼中绽放,从今以后,她将为了她的爱人而活。

????摸着许凌风坚实的胸膛,娇靥染上动人的红彩,细声娇羞道:“姊姊这一辈子…都要靠你啰…”

????揽着蓝冰的纤腰,捉着她的小手,许凌风流露出坚定的神彩,对着蓝冰的美目信誓旦旦道:“这自然,凌风欢喜都来不及,又怎么舍得辜负姊姊。”

????蜻蜓点水般小啄许凌风的双唇,蓝冰幸福的缩在许凌风的怀里,在他的胸口画着小圈圈,涩诺道:“凌风,要不要姐姐告诉你…你真正的身世?”

????“不了!”拦腰抱起身前的美人儿,附在蓝冰的耳边,许凌风贼贼地露齿一笑:“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喂~老王,你有没有去过呀!最近重新开张的那间酒店呀!”一名中年人热情的对路边的朋友招呼道。

????唤做老王的男子笑道:“当然!虽然风月楼只开张一个月而以,但是在峰凌里谁不知道呀!

????“话说里头的工作人员全都生的俊秀,各各似神仙呀!由其是那两对母女,头一次还看得我两眼发直呢!”

????“对、对、对…”中年人点头不已:“就是那对母女,标致的不似人呢!不过呀!老王,去风月楼千万别乱来,他们那些人生得神仙面孔,也得神仙功夫,不是我们这种人惹得起呀!”

????“知道、知道!唔…我现在有空,要不,现在去坐坐…”

????中年人想都不想道:“当然好!嘿,今天老哥就请你一杯!”

????唤做老王的男子眼睛一亮,口头客套道:“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嘿…都是老朋友了,何必客气!走、走!我还真怀念他们特有的家乡酒呢!”

????见两人步入,玄野计面展笑容,客气道:“两位请!”

????在玄野计之后,两位如花似月的小丫头迎了出来,笑盈盈的奉茶,来人不由自主的心情大好。

????再看,柜台处是名和蔼可亲的老者,里头掌厨者是两名年清貌美的少女,耳边还不时传来悦耳的琴鸣。

????两名风韵十足的美艳**,抚琴吹萧,柔和动听,为这风月楼添一分祥和之气。

????琴萧合鸣,幽幽凄凄,忽传男子的歌声混入,嗓音低沉、气息深厚,歌声入耳绵延不绝,却是入情至极。

????萧声不知何时停息,琴在鸣、歌在泣,扣人心玄伤情无比。

????琴音急转直下,彷若划破丝绸的尖鸣,传入听者耳里,心如刀割痛澈心扉,琴、音的情就在这一刻断了。

????半尚的停息,男音直转而起,高亢**,如火奔腾,诉说着他的不平。

????玉指轻抚,柔过琴弦,音符由低至高的滑过,有如春风,温暖过每个人的心。

????歌声收缓,似在呼唤,他在试探、也是在追寻…

????又是一次的滑音,不过此次琴音之中混合了柔美的女音,无词无义,轻柔的单音。

????音与音,相护的吸引!他处处地寻她,她则默默地等待他的来到…

????掌厨的金发美女一抹香汗,对身旁的俏丽女子道:“倩儿,我从来都不知道血叔的歌喉这么好!能找到貂儿阿姨真的是太好哩!”

????冰倩儿微微一笑,闭目的摇头晃脑,轻声地随着父母的歌声哼唱。后冰倩儿感染,丝蒂娜含笑的望向小二的身影,也笑嘻嘻的陪伴哼歌。

????歌声停歇,当众人还在回忆品味时,一名身穿彩衣的娇媚女子从天而降,媚眸勾魂,一靡一笑都动人心弦。

????萧声再起,一曲江南小曲,给帕米拉奏得淋漓尽致,趣意丰足,桃莉随萧起舞,宽大的彩袍,瞬息化为七彩的云朵,而她正是深藏云里的天仙女子。

????笑,柔媚入骨,舞,清丽脱俗,见者无不大声唤好…

????夜深,兴致而归,中年男子和老王心情特好,平日难得有一场演出,没料今日场次多不可数,令他们大饱眼福。

????高声欢笑,两人搭肩而行,笑谈今日的收获。

????“酒、我要酒…”一名醉汉跌跌撞撞的走来,一头撞上两人,跌了个跟抖。酒意甚浓,头脑昏花的大喝:“你们撞到我!赔我酒!赔我酒…”两人对视,暗啐生气,哪来的疯子,不长眼睛还敢大呼小叫。“你想要酒吧?我们家小姐说,如果你愿意,可以进去喝一杯,算小姐请客哟!”竹儿含笑,打着灯笼,照的倒地的男子眼睛刺痛。

????双手胡乱的挥舞,口齿不清的喊着:“酒、酒!我要酒!给我酒…”

????中年男子和老王愣愣地站在那,这是头一次听到风月楼的主人邀客,而这个客人竟是这名又脏又臭的疯子。

????一瓶酒,放至疯子的面前,金发的美丽厨师,蹲在疯子的面前,眼神闪过丝怜悯道:“叶极天,当日你坏是也做了不少,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话没有入耳,叶极天的眼中只剩那瓶酒,颤抖着手,毫不珍惜的灌酒。

????忽感身后温暖,回眸却见玄野计贴心的为她披上外套,柔情的微笑,目光又落回地上那名男子,叹息的摇摇头。靠进玄野计的臂弯里,往风月楼走去,他们还有他们的生活。灯光在他们身后打着,竹儿微笑的看着这柔情的一幕。

????“乓…”酒壶打破,叶极天醉呼呼的躺在街上,以星空为被悠游而眠。这,就是他的生活…

????反观封家三兄弟和紫灵、澄香两女,整天胡天乱地。昨日是少一、今日是仲阳、明日是井叁,紫灵和澄香整日活在***里。“仲阳,快点行不行!”封井叁急性的喊道。家中只有两女,三兄弟并不能同时爽快,排队成了他们最大的障碍。“快了、快了!”封仲阳虎腰加速抽动,猛然的拔出,硬塞进紫灵嘴里,滚烫的白液渡了进去。

????后头一有空洞,封井叁猴急的扑了过去,对准洞口,腰部一挺,插了进去。

????才刚泄身的封仲阳,放在紫灵小嘴里的肉柱又悄悄地变硬,配合着兄弟,两人同时干着紫玲。

????另一旁澄香娇喘不停,风少一的手指在她那儿嘻戏,荫水溃了堤的狂泄不停…

????淫声浪语充满房内…

????冰霜瓦解,少女的冰雕们再一次的获的解放。

????三百多只的黄色小精灵在雪灵殿里欢愉的飞舞。

????捧着冰琪琪,冰琪灵告别了她出生的雪地,也告别了她的王位。等待,并不实际,她决定用自己的双手去掌控命运!也由于她的坚定,在百年之后还流传着一个带着小精灵的白发少女千里寻爱的故事。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看着满地奔跑的小萝莉,李浩鑫苦笑道:“其实当初你不必勉强嫁给我的。”

????“贱妾并不后悔。”柔美的一笑,慕容嫣温顺的挽着他道。李浩鑫黯然叹气,就算结婚了,他还是改不了喜欢小萝莉的喜好,因此一有空闲他都会来这间煌图设立的幼儿园走走。

????慕容嫣低声唤道:“相公…”她的样子有些扭捏,似乎不好说出口。

????“怎么了?”李浩鑫关心的问道。

????“既然相公喜欢小孩,贱妾想过…”慕容嫣面色微红,低下头小小声道:“贱妾愿意为相公生儿育女…”

????李浩鑫当场傻住,慕容嫣的提议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小孩总有长大的一天,也就等于会脱离正太和萝莉的范围。

????见李浩鑫并无答话,慕容嫣面色一黯,掩不住的伤心让李浩鑫看了很是难过。找借口的说道:“不是为夫的不愿意,只是怀胎十月并非儿戏,我怕苦了你呀!”

????“只要能让相公开心,贱妾不怕辛苦!”慕容嫣眼波如水,情深的说。

????“…”李浩鑫苦笑以对。

????魁首开心的搂着天魔笑道:“我就说我们兄弟是最强的!哈哈哈───”

????来到异界三年之久,他们俩放倒无数的异界高手,但只是纯粹的比武并不伤人命,为得取得异界武功的门路走向。

????今日他们俩又打败了异界传説中的某一人物,正当他们饮酒做乐时,一名精气饱满的老者走近他们的桌前道:“老夫无名,只求一败!”

????无名老人异界的超级高手,传说他生平只败过异界圣皇一次,可说是异界中第二强的人物!

????魁首和天魔肃穆的起身,不失礼仪的抱拳道:“仰久大名,不知您想和我们兄弟那位一战?”

????在异界中,魁首和天魔虽然到处挑战,可是处处有礼,对武者又特别尊重,所以他们的存在才没有被异界人厌恶而群起追杀。

????甚至像今日有人挑上门来也颇常见到,他们都是点到为止,判定输赢后也不会再加以宣张,所以很得人心,有些人甚至以输给他们为荣,由于至今,他们还未败过!“他!”今日的大鱼,选上了天魔,后者点头的站出。天魔道:“请。”两人都干脆的很,无名领着两人飞往某处,迎相他们新着战场!

????今日,菲菲、苑欣、婕、小蕾等魔研会的大老,同时从峰凌学园毕夜。

????一干魔研会的美女成员哭得唏哩哗啦,外头的野狼群则是哀鸿遍野,四位各具特色的美女同时离去,这怎么不叫他们难过。婕和小蕾决定要加入悍将部队,在临走前关心的问道:“你们两个以后要去哪?”“当然是去找冰雨唷!”小蕾眨眼的替她们两人説道。

????“嗯…”苑欣和菲菲同时点头道:“我们要先回煌图看看,如果冰雨还在那里,我们应该会在那陪他。”

????“唔~爱情真伟大…~”小蕾嘻皮笑脸的说道。

????“好啦!我们该走了,小蕾你就别在取笑她们了。不过祝你们幸福,还有以后别忘了带他来找我们。”

????“是!”菲菲和苑欣含着泪道,对她们而言,婕和小蕾是和亲姊妹一样的存在。婕敞开胸膛,将三女搂在怀里,此时的温情不而言语。

????“喂~兄弟,你多少赏点脸喝上一杯嘛!我可是废了千辛万苦才把它们背进森林里呢!”狄奥抱怨的说道。

????可惜藤森青不为所动的摇头,他很是搞不懂,狄奥不去关心自己的女儿跑来这里做什么。

????“森青,我们是朋友吧?”狄奥装熟的笑道。

????藤森清皱眉的思考到。朋友?嗯,应该算吧!他是蓝圣使,自已是绿圣使,多少有些接触,嗯,就勉强算吧!

????不发一语的点点头,承认了和身前狂人朋友的身份,乐得狄奥哈哈大笑。

????抓着他的手,笑眯眯地说道:“森青,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我听说这森林里住有一位很漂亮的小姐,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住所正确的位置?”

????藤森青又皱眉的想道,漂亮的小姐?他是没听过,也没见过,不过这儿有一位年老的阿婆到是真的。

????随意的伸手指向阿婆的住处,耳边就传来狄奥猥亵的欢呼,人一溜烟的飞奔过去,远远传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啦!有空我会报答你的!朋友!”

????藤森青默然的摇摇头,又去忙他的花草工作…

????“喀啦──”煌图顶楼会客室的大门开启,一个在里头常住三年的男子头一次走出。步伐辽阔,很给人放松的韵味,而他的脸上也带着一抹高深的笑容。男子的离开,惊动了整栋大楼,居然连巴克都亲自前往相迎。

????面容没有一丝改变,两眼还是一样的炯炯有神,扯开嘴角笑问道:“三年了,你终于想开了?”

????“嗯!”男子点点头,带着很轻松的笑容。巴克又问道:“从今以后我该叫你什么?”顿了顿又道:“阿云?亦或是冰雨?”“冰雨!”男子轻笑,语气沉稳笃定。

????“是吗?”点点头,带着让人看不透的笑容:“那我就先恭喜你了,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眼光放远,冰雨温柔的笑道:“我要去见见她们,拟补我多年的过错。”“过错?”巴克讶道。

????“嗯,是过错。从前的我,只想得到我自己,没有想过她们女孩的心理,爱情并不是儿戏,至今我才明白。”

????“是吗?你成熟了许多。”伸个懒腰道:“或许吧!”对着巴克眨了眨眼:“谢谢你这三年来的照顾。”巴克微笑的说道:“呵呵,没有什么,对了…”

????“怎么?”我疑惑道。

????又是一张笑脸,摇摇头,巴克道:“祝你一路平安!”他并没有将那件事说出口,孩子们的事情,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去处理吧!

????冰雨没有走的很远,他在煌图的大门口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眼前…

????那儿,有着一位美得不似人间尤物的白衣少女,而她的怀里,抱着一个超可爱的小女婴,她吸吮着母亲的手指,在睡梦中甜甜地笑哩。

????少女也随着小女婴温柔的笑了…冰雨,新生微笑,灿烂无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