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 现实与梦境(下)
作者:seeter 更新:2019-09-24

荆城的街道是青石板砌的,横平竖直,象墨笔勾出的井字,横得宽宽阔阔,竖得明明朗朗,阳光洒上去,初雪一样泛着细碎的白芒,隐约透出一种新城乃至边城都罕见的恢宏沉稳。

听说这些都同自荆城城主的手笔。暗精灵席安一边观察,一边暗暗揣测。

其实他是不喜欢这种格调的。说到底,暗精灵是习惯了暗夜的生物,长年沐浴在黑暗中的地底主城才是他们的最爱。象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在日光下,人类街道的正中,对于他,或者身后的两名副手而言,都是一项完全新鲜,难得体会的经验。

席安不得不用了很大的控制力,才能使浑身的肌肉不要那么僵硬,步伐均匀平稳。如果有可能,他倒是更愿意选择开启隐身术,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行进来。然而荆城四周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城墙,阻止了他的尝试。

这不算什么,每座城都会有自己的防御。席安耸了耸肩。人类嘛,总是更沉溺于魔法的力量。

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一些路口竖有路标,指明主建筑所在,即便第一次前来也不会迷路。另一些路口摆放着清冽的喷泉,雕成可爱动物的石像----很久后席安才知道那叫作垃圾箱----绿树花草处处可见。荆城的城民也和别处不同。除了进城时的盘查外,席安他们并没收到预想中恐惧,敌视的目光。就算他们故意以通用语在大街上评头论足,来往的原住民们顶多诧异地瞥上一眼,仍旧各走各路。该干嘛干嘛,就好象席安他们的肤色不是黯蓝,而暗精就跟白菜似地到处生长一样。…

是座并不华丽。却很沉静体贴的城市呢。有种莫名的,让人轻松和安宁地魔力。假如要在故乡之外选择第二居住地。席安心想,他并不排斥选择这里。

有着这种想法的他,这时还没尝过荆城日后得以享誉大陆地种种美食。

作为使节而来的席安,到达荆城第一件事,自然是拜访荆城城主。

同伴都被挡在门外。单独等候接见的时候。席安忍不住有点忐忑。他在深思,对方和爱丽丝倒底是什么关系。能叫一个精灵抛弃种族之见,拼命维护可不大容易。不过,也许这是因为她们行事风格同样奇异的缘故……席安突然心中一动。

还没想完,一个身穿火焰长袍的少女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听着,我们都知道你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但作为交换,你也得帮我们做一件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时间地概念在这里变得模糊。花晓放下书卷,安静地看着又一天的落日。夕阳在海水的映衬下绚丽多姿。每一刻变幻出的光采都不相同。一只被染成了霞色的海鸟从天边飞过,越飞越高。

“喜欢这里吗?”肩上一沉,被人轻松地揽在怀里。溺爱的口气是如此自然。仿佛历经千年都不曾更改。

“嗯。”

“喜欢我吗?”

“喜欢。”

对方象在害怕什么似地,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问。花晓每次也会不厌其烦地回答。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地方。也喜欢身边这个男子。

男人满意地笑了。他的笑容异常耀眼。有种莫名的,能让人脸红地魔性魅力。花晓呆呆地看着,没注意到自己的衣衫正被解开。

这是一个安静的国度。是仅属于他们两人地国度。

厉秋满足地微笑。苍白的面容令这个笑容显得有点儿残酷,但无论如何,这仍是一个心情愉悦地表示。

她地梦是他同她合力营造的。他可以进入她地梦,也可以对之加以改变,主导是他。比如说,她也许并不那么喜欢频繁的交欢,但他乐意,她就得奉陪。

冰冷的手指从她娇嫩,**的肌肤上滑过。

她的身体立刻有了热情的反应。而在梦境之地,她则不好意思地想逃,却又逃不开去,只能喃喃地,低柔地在他耳边请求赦免----这得归罪于她的潜意识。厉秋很纳闷她哪来的古怪念头,大齐国的哪个女子不是以英勇善战,夜御数男为荣,她却在想什么,做得多会痛?这女人真是印证了他一再的想法,哪怕她再怎么古怪,再怎么威风,本质上都很没用。

然而他就是喜欢这个没用的女子。喜欢到不惜一切也要将她锁在身边,无论什么方式。

“怕痛的话,你自己来。”

厉秋诱哄她压到自己上方。一般而言,他都是强势的那个,占有榨取无所不用其极。但偶尔的时候,也会想换换口味,体验一下正常男儿被妻主疼爱的滋味。当然,他有的是办法,能让对方主动。

小猫儿一样地伏上身,以一种慢吞吞,适合她却不适合他的度动起来。厉秋深吸一口凉气,被撩拔得愈欲火中烧。很好,一会儿乐子就更大了,他会把这些都还回去,一点不剩。

岁月在他们面前展开,象无边的海洋一样,很长很长。

“无论僵尸还是巫妖,他的身体都已经死去。”席安平静地解释。“所以?”红耶皱起眉。她只想借用暗精对亡灵的熟识,找出那个家伙。可他在说什么?

“所以即便他的意识再具自我,再怎么强悍,他都不能有活人的反应。要是他还留恋那些,就只有进入她的精神。”

“说重点。”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这是一种基于交互结构的法咒。你们的城主是自愿的。否则他进不去。”席安耐心地道,“我可以带你们找到他。但在这之前,你最好想想,怎样才能让你们的城主醒来。要不这就是白费劲。”

“听起来不大容易?”

“当然,那跟睡觉可不一样。”

黑魔法的规则就是有意思。比光明系的要复杂多了。席安微笑着想。荆城的城主居然失踪,这可是件稀罕事。

不过这跟他本人关系不大。反正他已经同那个叫红耶的代理城主,暂时达成了同盟----抢回奥术之珠,消灭荆城固然是件大功劳,但远比不上推翻现有主母,夺取暗精族第一权力之位更有诱惑。

他一点也不认为这叫背叛。